20091105:早上还没出门,杜一的胎就爆了。补完胎去吃早饭,稀饭油条鸡蛋。吃完出门,过小冰河2条。十多公里见扎西错,天色不好,两边山上都是阴云密布,山头有白雪覆盖。之后绕湖走,蜿蜒曲折,一路看着很漂亮可惜怎么也拍不出效果。
杜一给我拍了一张,后来成了我的最爱之一:

40多公里到一村子,中仓6村,孔雀昨晚给的岔路点正在这附近,但没有大岔路的痕迹。小路难行且进山,放弃,后面还有机会向北。进村蹭吃的,拿了汤勺和孔雀留下的要饭专用碗进了一家冒烟的屋子,喝了一碗酥油茶一碗糌粑,再要,主人不给,于是告辞。骑了几步,一家屋子的主人从里面走出来,我说:好热情啊。杜一说:再去蹭吧。于是再拿着要饭工具进屋,这家人很热情,又吃两碗糌粑。
出来再走已经5点15,过一条河,有村民过来聊天,告诉我们前去尼玛和中仓是两条路,荣玛在去尼玛路上,俄久在去中仓路上。他还邀请我们住他们家,太早,谢绝。之后开始上坡,走了几公里不见岔路也不见坡顶,59公里在路边空房撬门进住,有炉子牛粪羊粪,生火。

20091106:睡了个懒觉出来在门口晒着太阳吃东西。10点出发,爬坡不足3公里到顶,见一群羊和洼地的房子,不能确定有没有人。下到低处再上一小顶,开始下坡。10公里见房子有车有人,但在路旁。向前14.5公里到村上问路,中仓7村,旁边有八乌错,左手有路去荣玛,右手去尼玛和中仓。这时才发现我们出洞措就走错了路,走在与北线平行的路上…在第一家求食未果,又去第二家。主人很好客,于是我们熟练的拿出要饭套装,在他们的院子里喝茶,主人还拿出米饭给我们吃。白饭泡茶,小饱上路。
居然有只猫哦!

之后的路是我们今天最舒服的一段,走的很快,25公里左右到中仓8村,问路。又走十多公里,爬坡到另一片房子,42公里,依然是8村。饿的厉害,进屋讨饭。主人拿了糌粑袋让我们自己吃,又现打了酥油茶。吃完糌粑,我看中了地上的羊肉,杜一发现了炉子旁边的血肠…开口要肠吃,主人很好奇,不但给了肠子还拿了羊头肉给我们。杜一吃的不多,我吃的很痛快,吃完又把羊脑砸开吃脑髓和羊眼。杜一忙着给他们拍照。
吃完已经5点多,继续上路,见旁边的人家正在宰牛。
藏北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屠宰场面


跟一康巴问路,很担心他是领导把我们送走。出去不远有岔路,分别进两个峡谷,左手古姆,右手荣玛。爬坡,峡谷有牧民,54公里到顶,海拔5085。天开始暗了,下坡,走在中间突起的高地,两旁是山坡,仿佛山的一条舌头,覆盖在山体外的还是一片红土,不由让我想起了巨蛇的长舌。有摩托从后面过来,他家距此9公里,偏南,邀我们去住。下坡发现他们不在我们的主路,放弃。
天已较黑,望远镜遥遥看到一白塔和一房子。连着赶过去。走一段天黑,不见白塔和房屋。杜一前货架断…骑一段开始推行,找房子。有结冰的小河,在河与路之间推行,视野差。上一小坡什么都没有,杜一听见狗叫,再前走见白塔,最后终于来到一点亮光的房子,64.2公里。外面有帐篷无人,屋里只有一个老太太。见我们两个大汉出现在门外,大声用藏语喝斥我们。反复求宿,语言不通,老人害怕,我们厚着脸皮一再敲门,最后直接进屋要茶喝,杜一还取出护身符示意自己信佛。老人消减恐惧,我们迅速取出套装求水求糌粑。进屋觉得太阳能的灯还是很明亮。老人看着我们吃喝,逐渐露出笑容。今天的结局是我们又吃上了我最爱的牧民做的白煮羊肉。

20091107:早上起来喝了酥油茶出发,0.8公里有岔路,右行。5公里多有帐篷和房子,正准备搬家,吃糌粑血肠,问路。之前的岔路据说去中仓,前面左手大路进山去古姆,右手小峡谷去荣玛。路有些怪,我们沿大路走一段觉得方向不对,又折向右边峡谷,推行。海拔5090到顶,下坡也难走,连骑带推遇牧民问路,只有大方向,具体路况不详。再走又过一小坡,下去进峡谷,有帐篷无人。沿峡谷出去,到另一大河床有空房。开gps看路,毫无头绪。东向走不远,遇大路,东南向和西北向,都不是我们想要的方向…天转阴,起风不大,但很冷。东南走一段,折回到河床进一小峡谷,需过河。停车走路去山坡内一牧民家问路得知向东南去荣玛,喝茶吃糌粑。
小孩子真可爱!

老人家也善良

回来取车已6点过。连续几天吃糌粑又有些拉肚子。东南向上一坡海拔4930,见牧民和牛羊不见帐篷。下去沿大路依然不见帐篷。下一峡谷,有小路向东,大路偏南。沿大路41.2公里到一帐篷蹭吃蹭住居然还喝到了酸奶。问路得知小路去日干错,后面可以去荣玛。
晚上村书记路过喝茶,临走发生了些不愉快,他们俩姐弟害怕,想赶我们跟书记车走,我们不想搭车,在外扎营他们也不同意。好说歹说,记下身份证号码,给了20元,留宿。

20091108:早上又吃了很多。离开时男孩又来要钱,心头不爽,又给了十元。回去1.3公里见一条小路上坡,杜一觉得小路难走,决定回头。回头爬坡,总里程7公里到顶。之后南行稍偏东,有岔路有房子稍偏。21公里大路有房子,问路,前面左行荣玛,右行阿索。一老太来说了一通,似乎说到共产党好…可能是要钱,不理。
这个长焦拍的小朋友,愣是没有看出是男孩还是女孩

出去不到1公里左手有车辙上坡,左走几公里到顶有房子,右手有湖,顺左手大路去西北,方向不对,这样会走成V字型,回到今早的附近…停车见山上有赶牛的,问路,一小孩,大概给我们指了方向。我们推车回到湖边,几公里后在湖边空房旁找到大车辙。杜一的gps显示这个是雄让罗玛。骑行上坡出湖,几公里缓上很爽。然后到另一个很漂亮的湖雄让俄玛。3点多,湖边停车拍照吃饭,很厚的冰我们上去作秀拍照,湖中依然有流水。
雄让俄玛

上冰面才是王道

之后沿湖走几公里,有牛羊无人,北向到雄让强玛的范围。这个湖很小,但每个小湖都是一个洼地,进来舒服出去必爬坡…翻出雄让强玛的坡实在有些让人崩溃,一个接一个的山坡向上。一个极陡的短坡我已经用上了1X1,心里想着今天的坡这么爽,骑到断链也不放弃。上去以后坡变缓,我以为快到顶,走不远发现路转向右侧又是一个大上坡…爬到坡顶还差数十米处,链条果然断了…56.7公里海拔4980。又缓上一段开始下坡。之后下坡,过60公里见下面一湖。下坡很爽,但一直骑不到,后半程沙重需推。离湖不远见左右手都有房子。连推带骑到右手湖边房子投宿。72.7公里,湖名吓先错。看gps发现已回到我去年骑行的路上,门口水井正是我去年来时挖的。主人一直跟我们提吃住要钱,我们答应明天给。

20091109:故地重游,又见依布查卡。今天是我最不想骑的一天。早上给了20,吃完早饭刚要出发就爆胎,发现外胎已不行。7公里多到山顶,唯一的不同是路上的房子有人住,旁边开始修新路。下去到另一个湖,杜一的biketo驮包两边各断一扣件,换扣件时直接又拧断一个“加强”扣件。从措勤出来我已经换回自己的两对vaude驮包。出去再爬坡21公里到顶见依布查卡。
湖边的小龙卷风

下去沿湖走,路好。46公里见基站,到湖边拍照。后胎再爆,打气无用换上内外胎。49.4公里到乡政府投宿,空房10元每人。去年认识的秘书正好不在,无人可以投靠。明天上午休整,下午待定。

7 Responses to “从洞措到荣玛——徘徊在羌塘南缘”
  1. veci says:

    我通篇只看见了“扣件”两字

  2. 流虻 says:

    我通篇看见了“蹭吃蹭喝”,哈哈

  3. TinTin says:

    我也觉得我俩都很能蹭,能吃。只是这里藏民金钱意识已很强了,不给钱有困难。
    关于和牧民闹矛盾的事,真实原因不外三种:一是害怕,二是想要钱,三是书记教的…具体哪种情况,我不知道,从我观察,书记人不错。一也不像,如果是二,他们太会演戏了,骇人

  4. 流虻 says:

    确实骇人,唉。
    不过你们两个都那么能吃,风霜过后那操得象牦牛似的脸皮,也还不是吓人。

  5. 姚磊 says:

    如果学点简单的藏语可能会好一点

  6. TinTin says:

    我们俩多少还是会一点的,但是要想顺畅的交流那还不可能

  7. CC says:

    就你们那食量,事先知道的可能都不太愿意给你们蹭到.哈哈

  8.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