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Others

关于喝别人的喜酒

最近一个月,至少三个同学办了喜酒,常州,南京,无锡。一个都没去。亲戚的婚礼这几年参加过几个,都是逼不得已去的。

同学,同事,朋友的婚礼很麻烦。我的同学们未必都喜欢这样的行为,但一场婚姻至少是两个家庭的盛宴,因为家庭的缘故才去办酒的人不在少数。当婚姻办成一场酒席的时候,就是一个社会关系的交际舞台了。除去那些寻常的礼节外,送份子几乎是必须的。根据我不多的社会经验,结婚的人一般会记着哪些人送了哪些人没送,然后准备着下次回送……纯属折腾,亦名之为礼仪。我能理解,却不享受。某次似乎大学同学说起,同学结婚相互不送份子,如果属实这是很好的一个约定。

我愿意坦然的送份子,却不想别人收了之后算计着什么时候还我,也不想相互之间算计着谁送了,谁没送……用钱做礼仪,现在在我看来就是一笔乱帐。算的太精明不好,算的不精明也不好。

大摆几桌,把各个地方互无关系的人喊到一个地方去赴宴的可谓折腾,我不想参加任何一个类似的喜酒。如有婚礼,同学好友熟人之间吃个便饭,喝到烂醉才算尽兴。

最后祝所有最近结婚的人新婚快乐。

由Tintin

Life is On the Road, and is also On the Keyboard.

“关于喝别人的喜酒”上的10条回复

这次到北京,猛然发现,原来牛栏山和红星也升级到了百元。
不知道该尝尝还是该放弃。

普头
发音不容易。

不如叫做普锅
不行不行,一不留神发音不准的话,广东人会觉得这是骂人的脏话。

还是叫做普二吧
好像也不行,和茶叶太接近。

敬慎重正而后亲之,礼之大体,而所以成男成女之别而立夫妇之义也。

男女有别而后夫妇有义,

夫妇有义而后父子有亲,

父子有亲而后君臣有正。

故曰:昏礼者,礼之本也。

——《礼记·昏礼》

注:古语“昏”通“婚”。古代嫁娶在黄昏,取阳往阴来之义,妇归夫家也。

有个问题,古代为什么那么多通假字?
记得以前语文老师有个直白的说法,通假字就是古人的错别字。
可是为什么会流行,是因为这些通假字写法简单的缘故?

那些繁文缛节,该扔就扔。
不过,如果在扔掉之前能够多多了解一些相关的来龙去脉,
可以有利于我们了解事情背后的原委,
可以有利于我们挑挑拣拣。
可以有利于减少或者避免扔掉那些不该扔掉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三条有力鱼。

那些通假字,好用就继续用,不必拘泥一定要用或者一定不用。
甚至夹杂英文字母也无妨,大家都知道MM是啥,也都知道TNND和TMD,那就用。

》可是为什么会流行,是因为这些通假字写法简单的缘故?
为什么会流行?
你明知故问吧?

皇上写了错别字,你能纠正么?
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那就通假一把了事。
不流行,就砍你脑袋,这是身家性命的问题。

唐伯虎写了错别字,你要是纠正,大家都会笑话你out了。
那就通假了呗。
就像京剧某些流派,唱“出门”非要唱成“吃门”,意思是一样的。
不跟着写错或者念错,大家就会笑话你。

假如某一天,你周围的人,算计好了耍你,
他们忽然从某一天开始约好了把大米和大粪的名字反过来用。
你也只能跟着改口吃大粪拉大米。

比如同性恋,
本来这种事情,就像是豆汁、榴莲或者奶酪。
有人津津有味,有人掩鼻奔逃。
可是当大家都把对同性恋的认同看作是一种先进、开明、甚至优越的时候。
你就算再恶心,也得忍着不能吐。
要么装B到底,要么被亲朋唾弃。

有时候,会形成一种很滑稽的场面:
一群人围在一大桶臭哄哄的豆汁周围,一边喝一边赞叹。
然后各自转身,狂吐不已。

》古人这些礼仪还是有道理的,到了现代,都变味的变味,乱套的乱套
是啊,那些礼仪或者伦理,在特定的时空,总是有道理的。
一旦时空变化,那些道理也就未必存在,那些礼仪也就变得莫名其妙。

我举两个例子:
1,穆斯林的猪肉、内脏、血的禁忌。
在那个地域和时代,温度高,卫生条件差,吃这些东西确实存在更大的生病的可能。
那么不吃这些东西的部落,相对就有更大的可能保持健康,逐渐壮大,击败邻村活下来。
到了现代,生活条件变了,吃猪肉甚至猪蹄子都不再会带来健康问题,
但是不吃猪肉的习俗依然持久流传。
1.1,穆斯林对洗脚的要求,道理也类似。

2,乱伦,尤其是父女、母子、兄妹、姐弟乱伦。
在没有避孕的时代,这种事情确实会带来智障、怪胎之类的事情。
那时候没有生物学知识,只能胡乱解释成某种“诅咒”,并把乱伦定义为“恶”,evil。
现在,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清楚,戴个套子就不会有什么恶果,
但是大家对乱伦的厌恶,仍然深深刻在你的心里。
2.1,人们对女子贞洁的关注,道理类似。
虽然亲子鉴定已经可以可靠解决子代和亲代的血缘认定问题,
但大家对老婆出轨或者女友滥交仍然耿耿于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