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聂D4

@LKLM-开朗 @流虻23 @多啦_拉萨 @土人-理塘的夏天
1028,今天继续玩,走路走到抓狂,土人终于到了。
为了早点去看海子,能当天回来,早上七点多就起来了,kanzhu也早早过来跟我们一起吃早饭。不巧的是流虻感冒了,去不了。于是9点左右我们只能三个人带了少许食物,带了个空瓶子出发。
前面路好走,河里的水太绿了,非常好看,河道弯弯的非常有感觉,kanzhu的僧衣跟场景很配,他单手抄在后面走向雪山就是标准喜马拉雅的景象!
kanzhu走路非常快,平路我如果不拍照刚刚跟上,而且他几乎不停,只在几个有些宗教痕迹的地方稍作停留。第一个右手的山叫zhedezhemo山,还有一个letong(理塘)棍巴,之后有一处手印也没搞清楚什么意思,最后一个是一道被经幡围绕的山泉。
多啦在后面跟的很累,最后一段她只好放弃。接近河谷尽头开始上坡,我彻底被kanzhu甩掉了。他上坡居然不需要停!!!我在藏区走路也是比一般背夫快的,但是这种上坡不停的走法完全没法跟上。kanzhu说自己心脏痛头疼,不疼的时候就快步走。
我上了第一个坡正不知怎么走,只见他已在一公里外的坡上,觉母的房子旁边。赶过去休息一会,觉母告诉我们格聂的冰川下有一个湖,另一个湖在另一个山腰处太远不去。我空身只带相机跟着kanzhu,前一段还能跟上,后面就被甩了。
上到坡上就看到了冰川下碧绿的海子,不是很漂亮,但是足以给我惊喜,我在半山腰找了会kanzhu,发现他正坐在下面湖的一端。我下到湖边跟他拍照,捡石头,湖面有薄冰,破冰喝水,就差下去游泳了。。。那冰用手不易轻易碎开,又完全不足以踩上去。问了kanzhu,湖名xiangbalong错,湖面海拔4590。拍了一会照片居然没电了,这时来了另外两个藏族小伙,我本来打算绕湖一周,kanzhu催着下去,也就放弃了。
下去比上来还麻烦,因为kanzhu走的快,我只能自己找路下去,很容易走错。在觉母那里吃了点东西喝了点清茶,又拍照,然后才下撤。觉母一直在跟我说去印度见过焦尔仁波齐,还拿了带回来的深色药丸给我吃,我只好先收起来再说。
回去时又遇到那两个藏族青年,四个人一起走,kanzhu走的飞快我如果一拍照就会被甩掉,然后又飞奔着去追他。因为小格妈妈需要神山煨桑的树枝,藏语叫xuba,我试了去摘却怎么都弄不动,非常费力才能搞定。后来休息时kanzhu帮我摘,看他动作异常轻松,无语。。。
最后一段我跟着kanzhu狂走,把另外两个小伙子甩的老远,然后发现kanzhu的弟弟已经骑了摩托在等我们了。藏族司机摩托技术真是厉害,带了两个人还在那种路骑的很顺畅。
四点过回到kanzhu家,又过了一会土人已经到了,顺利会师!
这几天尝试吸鼻烟,藏语叫na(鼻子)da。温泉,pocha
晚上继续为艺术献身,我们四人都是红衣骑士。

发布者:Tintin

Life is On the Road, and is also On the Keyboard.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