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

04.14,黟县•宏潭乡•竹溪村•红枫湾

「茶」大家都在努力采茶,"虫子王"在努力拍虫子,我把帽子都贡献出来了,就为了能采出一斤茶。托着小有份量的帽子很有成就感地回去,一称,连着帽子才九两,大家笑问我的帽子是有多重呢。山里人一采茶就是一天,几十斤的采,对我来说,当个农人不容易,但内心着实爱着那样的简单,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牛羊下来。回想起来内心也满满的快乐,喝一杯真正属于自己的茶,饱含内心深情的劳动成果,那种满足是什么都无法比。友说,上辈子我们一定是住在山里的,要不这辈子能如此爱山,爱森林,爱山里的所有。但愿上辈子我们都是山里的鹿,远远的,深深的,不出来。







在潺潺溪边采了一下午的茶,而后经过一道道耐心工序加工出炉,于是可以亲手泡一杯亲自采的茶。一片简单的树叶里饱满着一段不平常的故事。好的故事无非是要不矫造,不违心,浑然天成。且慢慢。




山谷里有风,山谷里有树,山谷里的天永远那样蓝。。和山谷里的村民说谢谢&晚安。



Comments No Comments »

04.14,黟县•宏潭乡•五溪山

前山贴后背,鸟鸣催人醒,传来尺八声阵阵。


赖着不走




山里映山红开的艳。


农家讨杯茶喝。





柴门闻犬吠。

蜜蜂嗡嗡绕。


风景是像人的。一眼确定那是自己要的风景,那就是。一下子就想赖住不走的,眼巴巴盯着看也好,有点幼稚孩童的看中东西偏要买消地光架势。看中的人也一定就像看中的风景,心里花痴兮兮,心外幼稚兮兮。
会把喜欢的风景当人,也会把喜欢的人当风景。
看中的风景是树,高山,乱云飞渡秋千去。
看中的人是树,高山,乱云飞渡秋千去。

Comments 1 Comment »

清明已过,梅雨将至,丁丁、纳兰拉(拉拉)、马哥与衔芝一行四人在徽州境内、黄山风景区外围自驾兜了一圈。两日放晴一天雨,看花草虫茶,赏雨雾青山。经歙县、屯溪区、休宁县、黟县、黄山区(太平县)、旌德县、绩溪县,回歙县上高速离开。出入五溪山,采茶红枫湾,游太平湖,登石潭村下太及坡山村,重走新安江山水画廊,未进任何收费景点。
如果让丁丁只提名一位认识的江南才女,必然是拉拉,丁丁准备借用她的文字,添加些注释来记录此行。

「夜旅」假如雨天,假如夜黑,不如去旅行。

丁丁自01年底徒步铁瓦寺起,十多年来陆续在皖南骑行、徒步、自驾,去了徽杭古道、清凉峰、牯牛降、水东老街、婺源、仙寓山、黄山、新安江、太平湖、汀溪、大鄣山峡谷、西递宏村、荆州公路、九华山等地,以致对江南山水的思念,大多集中在徽州地区。

此行另一个缘起是茶,最近丁丁一直喝明前的龙井,想着去皖南的茶场自己采茶炒茶烘茶,静观茶农生活,才不辜负江南人的身份。

一场春雨一场茶,明前龙井相竞好。

第一晚宿美溪乡,是被清明前海贝同学的照片吸引而来。错过了清明的油菜花,也不奢望如此景色,想着能去山里就欢喜。

我们住的弋江源客栈,也是个茶场,原想着一举两得,旅程结束才发现此处住宿和茶叶价格是周边乡村甚至景区的两三倍。

Comments 3 Comments »

虽然丁丁前后在南京也有十多年,却没好好看过鸡鸣寺的樱花,更不知母校东南大学有几棵高达4层楼的樱花树,是我目前所见樱花树之最。此行花期回归南京,正好弥补了一些遗憾。相传南林大有更美的樱花道,只能期待下次了。

几个中午旷工的同学约起印清吃饭,顺道鸡鸣寺看樱花,却发现看花不如看人

后悔没有带相机,拍不出效果

玩cosplay,你妈妈知道吗?小心被打断腿

因为谐音,南京学子考GRE喜欢来鸡鸣寺烧香

时间有限人太多,我们回东大前工院。有时候看不清是因为走得太近,这几棵樱花树有4层楼高,我只能拍个人做比例

同学们先撤了,我坐了一下午,怎么都看不够,顺带拍美女

她只是玩了一会手机,落樱朵朵

见美女不拍,是罪过

罪过罪过

全景拼图一张

化作春泥更护花

车车是别人的车车,丁丁的道具

整个下午的呆坐,让丁丁拍到了一场樱花雨

离开南京前,丁丁又一次来看鸡鸣寺的樱花,看到这棵嫁接的树,一棵树两种花

爬山虎,不疏不密,正好

鸡鸣寺素斋馆,一碗素鹅面18元

最后,借用两张微信朋友圈的图片,展示一下鸡鸣寺樱花的大美

雨天

Comments 5 Comments »

下山是完美的一天!清早我们起床看日月同辉,九华山顶,海拔约1300米

日出,立刻让我想起了牛背山!最前面的两个也可称为双乳峰:)

这棵松树可以冒充一下黄山迎客松嘛?

台阶路,父女图

下山,可爱的妞妞

单张更喜欢这一幅

这姑娘太爱跑了!

妞妞一直追着它跑,喊它小乖,其实我想起了小黄。妞妞说:“小乖昨天上山一直走在我们前面,是它邀请我们上山的,今天它要下山回家了。”

怎么可以不下水?

金盔一个猛子扎过来,眼镜掉了。看起来如此浅如此清澈的水池,就是找不到。我不善潜水,头下水基本睁不开眼,只能看水面上观察和脚踩,最终还是没找到。

假装一家三口,谁是谁的道具呢?

一片油菜花与乡间小道

皖南水乡,只可惜现在的水不能细看

说好的来看花,我们真的来了

小棚子很赞,虽然不过瘾,总算是看到了成片油菜花。

下午在太平湖附近兜了一会,就直接回南京了。高速上右侧是整片的油菜花田,左侧是夕阳与云彩,却无法拍照。在当涂县太白服务区停车休息,我们看夕阳西下,据说李太白的墓在此。

背后有人偷拍呢!

日出日落,与旧友同行,有妞妞为伴,看花戏水,给九华山之行画上完美的句号。

Comments No Comments »

原本说好的一场探春寻花的腐败自驾游,因为妞妞的执意上山,变成了一场考验许久不运动的老驴子们的徒步活动。遗憾之一,从头到尾没有大合影,这张上山图中的照片是丁丁拍的。前排汪汪和她的明星女儿妞妞,后排左起自自,金盔,奔四,小羚羊,牙牙,丸子,木木,悠悠,陶子,光光。

我们是唯一没有在约定时间地点迟到的一车,我们也是一家人

说好的山顶吃西瓜,变成了假装山顶吃西瓜……

所有人都在争执是徒步上山还是下山自驾的时候,我们的妞妞说了算:“我就要上山!”这里才刚开始哦

山里,春天的气息刚刚复苏

花儿也不是没得看

妞妞狂奔

其实并不总是一个人,带娃是我的爱好。妞妞后来下山跟我说,“为什么我总是第一个,你总是第二个?”

还有一路的玩耍

还有,走不动的时候有我这个丁丁爸爸。

小合影一张,竟然挤了9个脑袋,忘了这张照片是哪里拍的。因为是后山徒步逃票,大家等着天黑查票的人下班

晚上的饭是这样吃的!

好开心,很久没有大锅饭吃啦

饭后杀人啦,我是个不合格的法官……

计划不如变化,皖南的第一天没有如愿看到大片油菜花,但也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图片来自多人手机、相机,其他内容下山继续:)

Comments No Comments »

这是丁丁相隔十年第二次抵达武汉,慕名已久的武大樱花,此行终于如愿,看完却多了些失望,曾经看过樱花盛景的图片总欠缺些真实。此行虽只有半天,却在夜阑大姐的陪同下逛了武汉的精华,兼顾学校、山水、步行街,走路坐车搭配也合适,很值得怀念。

在夜阑大姐的陪同下,中午抵达武汉大学正门,这校门已经是翻新的了,最早的那个已然被拆!樱花季节,门票20元,本校师生凭证件有专门通道,传说逃票也不难。

途中红色线路为通常的樱花大道

人头攒动之樱花大道

以狮子山为主体的武大教学、宿舍楼,依山势而建,我觉得比樱花更有看头

很少见到如此的二层建筑

从上往下看樱花

如此有特色的图书馆

图书馆的一侧面

姑娘,你比樱花还美

樱花折纸,20元一份

樱花树上,系了许多祝福

出凌波门,直抵东湖

空气能见度不乐观

坐公交车离开东湖,我们爬喻家山俯瞰华中科技大学,04年的我曾经住过华科的宿舍。上山的小路

以前的碉堡,现在修成了一个观景台

华科就在下面

远眺东湖

下山遇到车友

离开华科,带上夜阑大姐的女儿朵朵一起去光谷世界城,这里是武汉打造的欧洲风情街。第一站,意大利风情街

西班牙风情街,这里吃饭的商铺较多

热干面,在外地人眼中几乎是武汉小吃的代名词

晚饭后从光谷坐地铁离开,武汉实在太大了,汉口火车站也很大,一路紧赶才在开车前5分钟坐上座位。再见武汉。

Comments No Comments »

向那些虔诚的朝拜者看齐。只有一个50f1.8的定焦,用在我的尼康D90上,很难抓到好的片子,大家将就看看。






刻经文的老人一直没有抬头……


虔诚的转山小孩,一直在躲避镜头

卖经文龙达哈达的小卖部老板,为了配合我们拍照还特意亮出里面的僧衣

路过村子偶然间拍到一个小孩子的一组照片



Comments 2 Comments »

3月7日,与杨柳松、老范(@范久辉)一起徒步转了林芝的苯日神山,借一段老范的话来开头,顺便做个说明:

马年冈仁波齐会太拥挤,何不去转本日神山呢?西藏最著名的神山之一本日山,位于林芝县。相传是本教佛祖敦巴先饶从魏摩隆仁下凡、降魔、修道之圣地。现转山道为1290年出生的高僧多增热巴珠色开辟。12年一次的“宁波拉索”在马年举行。绕山的功德也能成13圈的增长。


转苯日神山需要逆时针绕行,从越野车所能开到的终点算起,到色季拉山可以搭车的国道结束,上山徒步需要约4小时,下山则将近3小时,而我这次一路连滚带爬摔了十多跤下来。
早晨先是穿越长长的灌木道,青岗林

偶尔还有搭好的梯子

半山腰回看米瑞乡

对于天梯的执迷

猪的幸福生活,人多的休息处,就有猪在吃信徒留下的供奉

磕长头的转山者

一个休息处,离山顶已经不远了

看,那可是尼洋河,雅鲁藏布!

临近山口,路上雪多了起来

山口前最后一个焚香处


龙达与雪花齐飘

最后一段山脊的路

看上去好有感觉

这里是山口,海拔4500米

合影,一个更比一个二。左起杨柳松,丁丁,老范。

我一个人背了两个包,他俩合背一个包……

山口有一片好玩的雪坡,借用杨柳松的几张照片来看看有多好玩



以及正面

下山就是悲剧了。。。

真正难走的路,我自身难保,拍不了

一直下到离大路前不远的茶馆,杨柳松已经在悠闲的喝茶许久了

这里简直是坦途,不做停留,上大路等车。

据老范说,在苯教徒心中,转苯日并不亚于冈仁波齐。此行也了却丁丁一直没有转苯日神山的夙愿。

Comments 5 Comments »

15号中午接到兔子电话去送修车配件,我便跑了个成都芒康来回。两天两夜47小时,川藏线318国道往返1860公里,单人自驾雪铁龙爱丽舍手动档。其中睡觉7小时,吃饭、堵车、加油约3小时。数据只是为了记录,因为山路居多,这次比3天3夜自驾青藏线开的爽多了。沿途没有刻意玩耍,只有随手拍的一些手机照片,这也是我第一次在这个季节走川藏线。
理塘到巴塘段,金沙江的一处拐弯。金沙江是四川西藏的天然分割,隔江就是西藏。

拼图

每次我都不愿进去的雅江县城,这样看起来就是个危城

夏天我最爱的海子山,也叫姊妹湖,现在则被冰雪覆盖

回理塘途中,月初升,直接有朋友说是日落……如果是日落,光线会比这个强烈

凌晨时分月亮是这样的,已经快到高尔寺山口了,强烈的明暗对比直接把肉眼能看到的山体从照片上抹杀了。

另一组数据:爱丽舍手动档,1.6排量,总里程5万5千公里,空车单人,理塘——芒康——理塘——新都桥,油路、山路、土路混合路况共约770公里,一箱油!我自己都很惊讶,有些车在高速上能开800公里也算省油了。

Comments 1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