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迪乡乌龙村

D04(0517),巴迪乡乌龙村
今天全线修路越走越堵,深陷大工地。
今天问人才知还在维西。早上出来就修路,戴着ipod拍视频,十多公里后到叶枝乡。路更加差,一路修路塌方,我路过时工人会停下让我过去。没有雨,依然泥泞。洗了几次车。在不到30公里处断链条,检查视频只拍了1个半小时。
马上就是里底村,约30公里,厄运开始了…出来两公里加油站后面遇到大塌方,工人说无法通行,让我从河对岸绕路,他的语气充满调侃,对别人没有同情心,我对这种人没有好感。无奈折回村子过桥到澜沧江的对岸,走了几公里小路需再折回东岸。看着对岸如火如荼的大工地,骑在崇山峻岭的小路,我的思维与观点更加少数民族化、本地化。约46公里,在巴迪乡前面有大桥过江,爆胎。
回到东岸,这段正在修水电站,一段烂泥巴路之后到巴迪乡,想着多赶路没有停留,天色不早了,茨中教堂还远,而很快我就发现这个距离遥不可及。
因为后面的路让我彻底无语,都是施工或者爆引起的成片塌方。出来不远就需要把车连推带扛弄过去。连续四段,自己过了一段。其他都有好心的工人帮忙。继续拿ipod出来拍,有段拆了行李两个工人帮我拿过去,我刚过去就爆破,再走再遇塌方,一个好心人又帮我把车弄过去。走到这让我不知所措,后面难以想象。问了一下前面有村子不远,结果又遇到一段梯型(不是T型)土坡,一面是临江的斜坡,试图从斜坡上过去,却差点连车都掉下去…死活从后面拽着车拖回来,否则我就傻眼了!废了大把劲从土坡直接把车弄上去,最后一两公里想快速骑过去,却再次爆胎。发现ipod早就没电只拍了一分多钟。
补胎,移动信号微弱,想着村上可能各方面都方便些,放弃投宿工地的想法。很快到了村子,却遇到个醉汉,避开他在商店投宿。此时发现移动联通全部没信号…七点多,到处是塌方难以预料路况,安心住下。因为修路,即使相隔数百米之间工人也未必了解情最新况,施工与爆破随时可能有,一切总在变。
回店里吃泡面,那个醉汉又来取闹,不理会,好在很快被人拖走。这里有栗黍族,纳西族,藏族,汉族,县里有彝族,这一路都没遇到。晚上无意间我说起藏族酒后兄弟不认,当地人就反对。我想,这并非藏族酒后通病,哪个民族的人酒后都糊涂。只是汉族生活在人的社会中,现实需要人压抑内心根本的需要,酒后亦会有人习惯性压抑着。少数民族尤其藏族,终日与大自然打交道,追求生存最根本的需要,极少掩饰太多内心想法,酒后更是显出人的自然性——假如把每个人都归纳为自然性与社会性两大根本属性。
得知修路都是为了修水电站,我实在是感到愤怒。劳民伤财,于当地百姓无益,纯属东面的人对西面少数民族和下游国家赤裸裸的掠夺与破坏,产生的能源只不过满足更多的奢侈消费,制造更多工业垃圾和破坏更多的环境。政策、教育和舆论的导向更善于把工程师们培养成担负国计民生责任的工具,不挖掘出一切可能的能源不罢休。而同时修德钦南方的两条主要道路,更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规划态度。
今天共走了62公里,海拔在1900米左右。一天没有下雨,住下后当地人告诉我连续下了三个月今天刚刚放晴。经历了糟糕的一天,对前路更无望,不知明天该怎么办。安全我不是很担心,却不得不担心不知几天能到德钦。

发布者:Tintin

Life is On the Road, and is also On the Keyboard.

加入对话

2条评论

  1. 你丫就不能少评论点时政, 对于这些事情的利弊你我都了解得太少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