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D07(0505):为了牧民的肉

D08(0506):路在何方

0506

由于遇到了牧民,昨晚老苟感叹,旅途所有的刺激和危险可能到此而止了,后面会有更多牧民。而我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他能“预言”成功,不要再来这么多惊喜。
早上吃完了昨天剩下的肉,很庆幸妈妈牧民又给了我们一些内脏,于是都带着上路了。母女三人已经出门放牛去了。
今天决定下西边的坡,进峡谷沿着河边走。当我们绕到帐篷后面的时候,可以看到山坡上还养着一些马,可能是她们的交通工具。然后又忽然发现从山坡上又快步的走下来一个人,于是我们停下来等他过来,跟他聊天。顺便给他看了我们的证件和驮包。我们的感觉他是个巡防员。然后他带我们走上了一条摩托车路,并且他的摩托车就停在路上的沟里。他还告诉我们20公里就能到多格错仁。
昨天跟牧民以及今天跟这个男人的聊天我们得知,他们都是安多的。按我们当时的概念,这一区域属于双湖,跟我之前了解到得牧民的牧区都是乡上划分的情况不同,我颇有些费解。后来的一个晚上我翻看西藏地图才发现,这里已经进入了安多境内。
走上摩托车路之后,有一段很幸福的时光,能骑,而且速度还可以。左手是河,景色也不错。

很快我们发现河对岸还有一个帐篷,一辆越野车,一个人,还有一群羊。这样的场景,多少让我们以为后面确实是坦途了。这段藏羚羊角较多,我们捡了一对拍照。后面的路渐渐变差,大约9公里时,前面是断崖,右手是山。走直线抄近路就是翻山,也是我想走的路。老苟坚持过河。从GPS地图上看,过河之后需要再次过河回到右岸,只是为了绕过前面的山脊。
考虑到老苟的体力和右边不明确的路况,我不再坚持,跟着老苟走向河边。河看着近,走起来却是漫长,而且地变得更加泥泞。过河之后的地更加泥泞,有一段就是一段小沼泽。我们试图从车痕旁边走,却一下子陷进了淤泥,把车挪回大路的代价是5分钟。然后我们推到一段稍微干燥的路上,休息,除泥。此时总里程不到12公里。

之后继续推,很快又陷进了另一段淤泥路。凭一个人的力量已经很难把一辆车推出去了,我们合作把两辆车分别推了出来,再次停下来除泥。这个应该依然是普若岗日。

只能确定这次积泥是到目前为止最重的一次。

回望我们的轮迹

因为走了这段该死的沼泽路,我和老苟又为了刚才是翻山还是过河的决策吵了一次。我不能确定翻山的路就比这里好走,但是走一些与大车痕不一样的路却是我内心的渴望,即使付出更多的代价。
虽然争吵,路还是要走。这段之后的路我们走错了,沿着车痕向左不小心走到了大河的支流上,没有找到那个正确的过河点。支流汇合之处有一个冰湖。因为找不到那个过河点,我们继续逆向上行,发现还有更多的支流。路上虽然我的gps全开,但是地图在手机里面,为了省电不是全程开着。所以只在需要的时候打开看地图。我觉得路不太对,就喊老苟停下吃饭,此时大约3点40,总里程15公里。
看了地图,偏差有点远,我想回头,老苟说要再向前看一下。我建议他空身去,他坚持推车。我停在原地用望远镜看着他。我看他越走越远,越走方向越偏,直到15分钟之后,他打手势示意回头。

回头为了避开沼泽,我们没有沿着原路走。打开手机连上gps,看着地图找到了过河点(CrossRiver01),并且能看到清晰的车痕从此处过河。连续过了三道小河,洗车,打水。

依然普若岗日,虽然我们离开了很多天。这足见它有多雄伟。

向东行上坡,一路下坡终见多格错仁。总里程23.1公里,下到多格错仁的另一条支流扎营,海拔4900米。今天之后,扎营海拔很少有超过5000米。
多格错仁这个湖名字是有些奇怪的,因为我之前只知道错是湖,错仁是什么我不懂。回来之后咨询一个藏族朋友,才知道错仁是指长湖。

昨天发现我那个鸭嘴兽水袋漏水,今天发现有一个小洞。
今天的另一个发现是,在太阳能充电器种放置两个5号电池之后,就可以给usb设备正常充电了,之前一直无法持续给手机充电。
晚上我和老苟希望明天能遇到巡防员,可以跟他要一些肉,在羌塘里面,脸皮还是要厚点。

今日惊喜:淤泥,难以寻觅的过河点。

下一篇:D09(0507):大河

3 Responses to “一越千里走羌塘(D08)”
  1. 山谷OK says:

    近日为何回复不了?

  2. 山谷OK says:

    哦,原来是ID少打了OK俩字符,呵呵。

    现在觉得不光身处异境脸皮要放厚,平时生活中的很多事都要脸皮放厚!

  3.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