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D23(0521):沿路方知被图欺

D24(0522):小湖大绕,我为骑狂

0522

早上起的晚,9点50才出发。小湖之流很多,过河麻烦需要脱鞋。洗脚一次之后,路依然沿着之流绕行,有些沟,在湖的边缘形成了一个漂亮的沙漏。

不久我们发现了车痕,跟着车痕过了一个泥泞的河床,这是全程最难走的一个淤泥地。不长,我的车是自己推过去的,后轮被卡死,前轮勉强能推,我差不多抬着车上到了前面的硬地。更惨的是老苟的车,因为装了挡泥板,在这种路面,挡泥板就是引泥板——有点类似避雷针了——前后两个轮子都卡死了,我们两个人推都异常艰难,最后大概2米的距离,实在推不动了,于是我们两个人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把车抬了出来!

出来之后,我们忙着用冰镐和登山杖除泥,已经顾不上拍照了。过来之后找到了很多车印,依然沿着支流绕行,但是很快找到了更大的车痕,应该是卡车留下的。又过了一些沟与河,近2点我们走了9公里,在一个小坡顶上休息吃饭,依然没有走出这个湖。下午我们将走出0807这张地图,进入0907,很有些期待。而我今天开始幻想着去花土沟找个宾馆住泡泡浴缸,最好还能上网,吃羊肉这些就不用废话了……

下午的路断断续续可以骑,我忽然想起我们昨晚臆想阿尔金的路时,我意识到了车痕被卡车压过之后会好走很多,然后我们今天已经走在了这样的路上!看到卡车压过的车痕旁留下了一些竹条,不知有何作用。下午3点多,我有一次看到了路旁不远处的一个铁塔(SteelTower04),因为离得近,我思想斗争了几下之后决定走过去看看,于是轨迹上就多了一条往返相同的路,这不是gps的漂移。走到跟前,发现铁塔上就是一些竹条围着中间一个不明设备。

往返20多分钟,共2公里多,均速5.5公里/小时。回来的时候老苟正在睡觉,真是幸福。

喊他起来,又走一段,遇到一条雪水刚融化的小河,打水,大约4点半。看gps,已经进入了新的地图区域,可以算作一个里程碑吧。

之后的路进入大峡谷,走在干涸的河床上,这条大峡谷一直带我们走过新藏交界。车痕很多,路况较之前好,但依然有坎坷。我上车猛骑一段,也不管链条是否会被我踩断,只想着我们已经进入了羌塘的最后一个峡谷,仅仅这点,我就该为自己庆祝一下,其他的就是享受久别的骑行感觉了。几公里后停车等老苟,又等了十多分钟。

峡谷两旁的岩石。

看gps,道路一切正常。又推行一段遇到岔路(Byroad01),犹豫片刻之后决定放弃地图上的线路,取道右行。由于每一份地图都显示我们会在这个峡谷走很长的一段冤枉路,所以我们期待着能走上一条捷径。至少这个岔路是一个机会,前途何去何从,有待我们的尝试。

8点20在拐弯处扎营,里程25.4公里,海拔5020米。今天除了几只鸟,连老鼠都没有看到一个。下午天阴下了会下雪,峡谷中有小溪也可以取水。

晚上老苟说,这里死气沉沉,毫无生机,我心里一惊……

今日惊喜:绕路,淤泥,大车印,没有动物

下一篇:D25(0523):路不欺人人自欺,峡谷相逢熊牛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