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D30(0528):无惊喜之日

D31(0529):七熊现峡谷,两人丧胆魄

今天发生的一切实在超出了我们的想像,我们的逃命可谓侥幸!

早上不到7点被老苟喊起来,约8点半收拾完出发。这几天嘴里有点上火,吃东西不方便。昨天下午脱衣服和手套的暴晒,让我手上和脖子很快就晒伤了,隐隐作痛。

早上地硬可骑,1小时走了7.7公里,之后开始拐弯,地变软。10点过走了11.5公里。旁边的小坡上远远的能看见猫鼬一家子。在河边洗袜子,打水。水中石头多而好看,在这些生命之水中,我都会捡些小石头带着。

又推一段寻找拐点,老苟再次预测了拐点。前面有冰河,需绕路,我们再次决定在小河(湖?)上的冰面行走。两人合作把车从小河抬上厚厚的冰层,迅速的通过这小段冰面。

既爱又怕的冰层!

前面又有一片冰雪覆盖的不明地段,河水从右面山脚流过,只有选择过冰面或者淌水。老苟推车上去,结果又一脚陷进去了,此时已经中午,冰雪的情况不容乐观。老苟说扎营等明天再过,我顿时大晕,即使绕路多走几公里绕过这个冰原,也比中午扎营强多了!有时候我对老苟的想法真是敬仰的五体投地!我看了一下河流的情况,从水中走的可能不大,于是决定换凉鞋过冰原,我走前面。因为脚冷,一刻也没停,码表数值增加了750米之后我们顺利下了冰原,跟老苟预计的2公里的宽度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出来之后开gps定位,就在峡谷口,也就是老苟预测的拐点。沿着路走,很快找到了车痕,而且有大车痕。河还在我们右边的山脚,穿着凉鞋过了大河的分叉几次。在第一道河的前面有个山坡,我喊了一声很快就有一个声音回答我,哈哈,这里是回音壁!

过完最后一道小河,我的链条断了掉在河里,回头找出来,接上,上油。

吃中饭,顺便给所有的瓶装满水,包括之前装汽油的空瓶。下午出发已经接近2点。小骑一段,沿着山脚右拐进峡谷。之后发生的一切如果不是我亲历,我真是难以相信!

进入峡谷口之前,我们已经发现了许多新鲜熊粪便,老苟说这里起码有六头熊的粪便。因为这种不详的预兆,老苟又取出一些鞭炮放在我的腰包里。我们进入峡谷之后在远处左边山脚下发现一个庞然大物,却无法判断是牛是熊。于是我们右行,还看到了车痕,正是开心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右侧山坡有两头熊!用望远镜确认之后,我们立刻撤退。

退到峡谷口,之间河对岸还有一群悠闲的藏羚羊正在吃草。左边的山顶上有两三头野驴或者羚羊事不关己的看着我们。这个峡谷宽大约有1公里,长也没超过4公里,弹丸之地却至少有两头熊,那些驴,羊却依然过得无忧无虑,我顿时感叹这才是“和谐峡谷”。拿起望远镜左看右看,我们能确认的是右边一大一小两头熊,玩耍了一会之后已经睡觉去了。左面那动物实在太远难以辨认。说是熊,那也太大了,如果说黑石滩那头熊比姚明还高的话,这头就该是熊里面的姚明了!说是牛,一直没有看到角。那个动物不停的埋头在地上,左右徘徊,不知道是牛吃草,还是熊抓老鼠。

在母熊还没睡觉之前,我乘它跑出来之际,远远拍了一张。

我们似乎被困在了峡谷口!两个人商量了很多对策:翻山代价太大;退出去扎营,晚上等熊睡觉了再穿越,但是白天太难熬;强行穿越,一旦遭遇两头以上的熊,几乎就是死路一条!踌躇了至少半小时,我们决定从中间偏右穿过这个峡谷,因为我们认为母熊带着小熊攻击人的可能不大,小熊离不开母熊的保护(事实上corax后来告诉我,带小熊的母熊攻击人的概率非常大)。这个决定是老苟做的,我虽然觉得太冒险,但是也不想站在峡谷口耗下去。

安全起见,我建议拆一些鞭炮撒火药在车上,包上和身上,然后才出发。此时两头熊已经睡醒起来了,继续玩耍。我们盼望它们自己翻山离开,或者看到我们之后被吓走(@#^%&*##),但是即使我们推行一段之后,它们依然在自娱自乐。我们一个关注左侧,一个关注右侧,小心翼翼的推行。右边的母熊离开了小熊,上了一个小坡。我们看它已经很清楚了,没有任何的障碍物,所以一直担心它也看到我们。神奇的是它绕了一圈之后走向小熊所在处,始终没有发现我们。有段时间暂时看不到右边的小熊,我们走到了中间一处土坡旁差不多与之前看到熊的位置平行,看了一眼,发现小熊还在那边躺着。又走一段到了另一个土坡边,为了防止熊突然冒出来,我们停下来探头去找土坡后面的熊,看看距离还有多远。老苟看了之后立刻缩头回来,只说了两个字,“三头”!我探头一看,只看到三团黑点,马上跟老苟推车继续逃命。我们都没有看清是两大一小还是两小一大,已经顾不上了!这时候我们能判断的是,左边那个应该是“姚明熊”!否则三头熊嬉戏的地方,怎么容的下一头牛。此时离左边不远,我们走了一段之后借着喘气的机会再看一眼,依然无法从望远镜中断定。

继续逃命,下到一处戈壁,老苟大喜,因为戈壁里面没有动物,我们是安全的。我们贴着山崖走,为了避免熊闻到我们的味道。这时候前面吹过来的风大了起来,我们正好是上风。老苟回头望了一下,说有熊追了过来,虽然我什么都没看到,但是那种情形我们也只有加紧逃命。直到一处山的拐角,我们停下来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确认了不是熊,才松一口气。由于地图上看起来后面百公里左右没有淡水,我们准备取一点雪。老苟说用黑色垃圾袋装雪,此时山坡上有积雪,我们各拿了两个垃圾袋,带上冰镐准备取雪,刚走上几步,我发现后面的峡谷有一个移动的黑点,下来拿望远镜一看——熊来了,而且是原本看不清的最大那头!可能闻着味道追了过来。

走吧,惹不起只有躲了。我们回到车旁推车继续上路,出了戈壁前面是草甸,藏羚羊正多。我们努力把车推到藏羚羊中,回头已经找不到那头大熊,再次松了一口气。在路边的沟中取雪带上。

两边的山是这个样子的,后来老苟称他们很邪恶,我的眼里只有险峻与突兀。

推行一段,老苟不停的发现新情况,本来左边的两个黑点已经被我忽视,因为附近有太多的藏羚羊了,我不信会忽然冒出两头熊。安全起见我拿望远镜看了一下,我们又只有逃命的份了,真是两头熊!这一看打破了我们之前的许多观念和经验:第一我们认为熊都是单独捕猎的,不会集体行动;第二我们认为有藏羚羊,野驴或者野牦牛的地方就是安全的;第三我认为望远镜多数时候戏弄我们。现在这些都失效了。熊也有并肩觅食的时候!藏羚羊和野驴都不是安全的象征,即使有野牦牛也不能保证熊不出现(这点之前已经得到验证)!望远镜很多时候还是救了我们命的,如果没有望远镜我们可能已经跟熊发生很多次遭遇战了!

很快,羊的反应证实了我们从望远镜看到的内容,左边山脚下的藏羚羊都飞奔向右前方,我们也只有选择远离。此后又是在逃命,不停的回头观察。迎面而来的北风不停的吧我们的气味送过去,不论我们走多远,在望远镜里看到的两头熊始终跟我们保持不变的距离!风大了起来,我无比憎恨阿尔金的北风,熊在身后追,风在前面吹,走的气直喘。如果因为阿尔金的风而丧命熊掌,那真是一大笑话了。老苟已经有些被激怒了,甚至想停下来跟它们拼了,而我觉得离得那么远,它们最多只是闻到了我们的气味才对我们感兴趣,我们走出它们感兴趣的范围还是比较容易的。就这样紧张的走了一两个小时,我们才彻底看不到那两头熊。这段路上熊粪依然常见。

出于安全考虑,我们打算连夜走出这段两面“恶山”的地段。又走一段,我们又饿又累,知道连夜走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路上的熊粪也好久不见了。前面依然很多羊,我们有了较多的安全感,只是不知道这段多熊出没的地域,何时才是尽头,前方是否又会出现更多熊呢?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让我们担心的还是不明情况的前路!

天渐黑,左前方本来有一群羊,现在我看不到了,这个情况引起我的警觉,看了一下发现一个黑点。再用望远镜看,还是熊!我们继续右行躲避,边走边看,直到九点多,我们都精疲力竭,还是决定在草地扎营。扎营前用望远镜观察了许久,没有发现最后那头熊的踪迹,并且发现那个位置又跑回去四头羊,这才安心扎营。羊与熊的交替出现在相同的位置,再次验证这里是和谐地带!

夕阳下的“邪山”

扎营里程34.5公里,更神奇的是海拔4444米!此一路无比怀念野牦牛和狼,有这两种动物,就不会有大量的熊存在,有了它们安全才更有保障。忽然明白昨天为什么平淡无奇,那只是暗示我们今天会经历最险恶的一天!今天之后,我们只想着活着到土拉,而且深深感受到活着真好。

晚上不敢放鞭炮,剥开鞭炮在帐篷周围撒了一圈,又在内外帐之间烧了一些火药。

今天三次遇到了七头熊!后来corax跟我说,他们也在这个区域遇到了半打(6头)熊,看来这里的熊已经很成气候了。

到今天为止,我们已经18天没有遇到人了。

今日惊喜:一天遇七头熊,黑石滩算什么?冰川,回音壁……

下一篇:D32(0530):阿其克库勒的大卡车

2 Responses to “一越千里走羌塘(D31)”
  1. aicean says:

    真惊险,从熊窝中穿越啊

  2. 山谷OK says:

    大自然的相互联系,真是神奇而缜密啊!

  3.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