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前的早晨,我从羊八井远远的看到了公路之外念青唐古拉山脉之间的一道缝隙。

外表平静内心狂喜,我埋头骑了进去,准备一次属于我自己的探索之旅。

五天后的夜晚,我跟着两名藏族摸黑从峡谷逃了出来,回到距离羊八井直线距离5km却没有电的藏族村庄拉多一村,仿佛重回人间再见天日。

拉多一村的藏族是善良并且真诚的,刚进村问路,一个能说不错的汉语的姑娘(这点让我小吃一惊)就告诉我确实有路去古仁拉和纳木错,不过她没去过。陌生人的到来总能收到藏族同胞的重视,家在旁边的一个大爷过来跟我说:“不要去,人马牛能走,自行车走不了,要过很大的水”,“千万不要去啊”,在我表明要去看看的决意之后,他说了一句让我这些天每天都反复想起的话“如果过不去,就回来啊,家就在这里”,同时他指了指自家的院子。

再向后走,有一段约3公里草原缓上可以骑行,路旁的藏人听说我要去古仁拉,都说“去不得,完全没有路。”

我谢绝了他们的好意,走到了草地的尽头,一座山,一条大水冲出的大卵石路,貌似无路,上去看看再说。把车扔在半山腰,空身去找路。路在哪里,谁又能发现我的车子躲在哪里?

在这张图里面,能看出一些坡度了,并且最前面这个好心的藏族帮我推了一段车:

第一个小山口的玛尼石堆和牛羊角:

从这看下去,峡谷是这样的,让我心中松了一口气:

此时中午,码表显示13km左右。

路稍好,但是完全没有公路的痕迹,偶尔能看到大轮痕迹,不知是否曾经被摩托压过。骑车依然是不能的,峡谷一直有些单调:

偶尔还有牧牛的藏族请我喝酥油茶:

可路更糟糕了:

天渐晚,路遇十多个藏族回村,我找了个很棒的地方搭帐篷,只是需要下一个小坡:

刚搭完帐篷,变天了:

第一天结束,码表显示20.41km,下午6小时推了大约7km,估算了一下,还要30km左右才能到山口,后面海拔的上升更是多,我开始担心后面的行程了。

雨后天又泛亮,我也无法入睡,在这样一个未知的无人区域单人扎帐开始成了一件难熬的事情。

6 Responses to “功亏一篑古仁拉——第一天”
  1. ZETA says:

    zeta其实很向往去这样的地方。风景在人的环境面前只能居于第二

  2. singlesinger says:

    你向往的是什么?那你慢慢向下看吧。
    我虽然不是第一个进入这个区域的人,却是我当时所知的第一个进入的人,未知是可怕的

  3. ZETA says:

    喜欢冒险

  4. 南宫骏 says:

    图都看不见了。西祠胡同还有部分。

  5.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