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头要说的是第三天晚上的事情,有了第一夜的经验,我尽量晚扎营,天一黑就可以睡觉。睡前打两壶溪水,早一壶晚一壶烧了正好。

不久下雨了,可能还有雪,不是很肯定,因为穿的多不是很冷,很快睡着,大概两点,我被自己听到的脚步声惊醒!我并不能很肯定,但是也不能不防范,半晌没敢出动静,静静的听,似乎还是有声音……继续镇定,一小时还没睡着,不信有这么狡猾的野兽,又睡了一会,再次被一阵悉嗦的声音惊醒,暴寒,坐起来握住刀等了一会,没有动静,又躺下。最担心的是熊,独狼不怕,狼群可能不大,野牦牛可能也不大,如果是人,真想能跟他好好聊聊!大概到五点,我碰了一下帐篷,稀里哗啦掉下一片雪,我顿时明白了~恍然,安睡到天明做了个好梦。

拉开帐门,外面是这样的:

出帐门,更好看:

前面那个是古仁拉山口么?

给自己留“影”:

身后峡谷起雾了,疑似仙境:

更喜欢这座山:

左前方的冰舌:

正前方那个是山口么?

还是右侧那个雪少的山口?

继续前行,目标是冰雪的跟前,然后找路上山口:

上升的过程中,很少人的痕迹(但是还是有的,尤其是无数的玛尼堆),最夸张的是一个重油的塑料桶,还是镇江产的,没拍。牦牛粪便和山羊粪便较多。

终于到了,悲哀的发现是冰川,不是雪!

换个地方,依旧……

看gps,我就在山口正前方,直线距离不会超过1km,但是,却难以逾越!

脚都踢不动,冒险爬上去,空身是可能的,带车太难了,下山更难!想起在阿尼玛卿的冰舌上走两步,只有滑下的份!这个险太大了,决定放弃。右侧那个山口上去更容易些,但是要想从北坡下山,基本上不抱希望。我是可以花三小时空身上去看一眼,那山的背面究竟是不是碧蓝的纳木错,但是我想:从没什么值得后悔,留一点遗憾也好!这一眼,让别人去看好了!

中午一点半,开始下撤,选了捷径:

结果连腰包外侧口袋的指南针丢了都不知道,留待将来的有缘人捡去吧~

5点下到岔路口,还算顺利,但是仍有些地方需要拆行李分开下撤。

过了岔路口下山,我知道了第二天藏族同胞们为什么要过河了,因为这一侧水特别多,一条大河,小溪无数,每趟过一次,锁鞋里面就浸入大小砂砾无数,加上上下山的磕磕碰碰,脚无可奈何的受到了最大的伤害。其次就数前驮包和货架了,因为位置较低,磕碰也多,再次就是牙盘,后拨……

今天本来打算赶到洛桑他们帐篷的对岸位置,但是因为最后一条河特别水急,折腾了将近半小时,同时风雨齐作,我找了一个不太好的地方扎营(这张是第五天早上拍的):

由于地方不好,打的河水都是混着沙粒的混水,就这样我还是将就着煮了一升水,取暖,留到明天备用……

斜坡,雨水全部涌进来,加上两只驮包本身湿透,我的帐篷一夜之间内外湿透,所幸睡袋基本幸免。一夜没有不安,只有不爽。

4 Responses to “功亏一篑古仁拉——第四天”
  1. ZETA says:

    好美的雪山雪景……我现在觉得你脚断掉都是值得的!

  2. singlesinger says:

    断掉你的更值得啊,我的脚还能带着我的眼睛,帮你去看更多的美景~

  3. ZETA says:

    你怎么没被牦牛当草吃了-皿-#

  4. 火小苗 says:

    古仁拉太美了 不虚此行
    丁丁比我们多看了无数美景 精神富足
    你的人生注定比我们有高度 有质量

  5.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