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6号,早上简单的喝了点酥油茶,吃了压缩饼干,看着天气很好,我们幸福的上路了。

好景不长,阳光的明媚并不能穿透云层,我们很长一段在阴影下骑行。风不大,却异常冷。修路,偶尔有工地。离山口不远的地方我们俩都冷的受不了,我停下车摘掉手套把手指放在嘴里取暖,不过这只能解燃眉之急。当时我们并不清楚山口在哪里,海拔多少,冷的我也没心思看gps。坡不陡,很快见到了经幡,到顶时阳光灿烂,仍然敌不过冷风的袭击。拍照,记录航点之后,我蹲在经幡后面躲风,等老王上来。取下手套,把双手夹在膝盖之间。起初是暖和,之后是针刺的感觉,难以忍受直到我忍不住大喊出来。老王来了,吃东西,继续给双手取暖,半个多小时之后我们下山。

桑姆拉山口,海拔5540m,此行也是我骑过的(推车不算)最高海拔。从养路工帐篷过来应该是10多公里,具体数值没记录。

下山的路。

又骑行几十公里(这里当天晚上记录了里程牌,现在发现记错了……),有牧民帐篷和茶馆。本来以为会有很大的下坡,事实却是我们无奈的又翻了一个小山口,很缓,但是顶风很大。海拔5100m。

下山的路好了很多,小湖泊不断。

湖泊和房屋也常常能见到。

到达美多之前是一个陡而短的上坡,美多里程牌约k230,有食宿无信号。听说前面15km有茶馆有信号,天还早我想赶过去。向前骑了10km,有茶馆无信号,住宿一人20偏贵,放弃。据说有信号的茶馆还在前面,我们又赶了一段路,路右侧有机站和一个乡(大概是曲洛乡),可我们无意拐进去。

最后一段有些赶路了,在一段很平的山凹之间骑行,两侧有帐篷,老王嫌远不肯去借宿,于是我们第一次扎营诞生在了一个挖土机制造出来的土坑中。

今天骑了115km,相对于路况和天气,算比较远了。

今日地图,浅蓝色为轨迹,黄色为航点。从桑姆拉下山的时候丢失了一段轨迹,而晚上扎营前电池耗尽也丢失了一段轨迹。

Track_0926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