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冈仁波齐Kailash”

【残疾人轮椅?】没错,就是残疾人轮椅转冈仁波齐!

【转山】用一句话概括,从海拔4700米的塔钦出发翻越海拔5700米的卓玛拉山口,围绕冈仁波齐一圈回到塔钦,全程约50公里。
【宗教色彩】至少在佛教、印度教、苯教信徒心中,冈仁波齐都是至高无上的神山,转山功德无量。
【马年】马年是冈仁波齐的本命年,转一圈相当于往年十三圈。
【轮椅转山】丁丁与瘫痪的蓝天同行,残疾人轮椅转山不是天方夜谭,因为上山和下山是这样背过去的。

【这不是一篇转山的攻略】这只是一次特殊转山的回忆,每一次转山都是一个好故事,每一圈冈仁波齐都值得纪念。需要攻略的可以参考丁丁编辑的穷游锦囊之阿里

2014藏历木马年春天,丁丁窝在蓝天的客栈,喝茶发呆闲扯,打算在马年转满冈仁波齐十三圈,聊到兴起还夸口要带瘫痪的蓝天转一圈冈仁波齐。时光由春转夏又进入秋季,丁丁已转冈仁波齐十三圈,马年转山的时机即将逝去,而承诺尚未兑现。这既因为丁丁信心不足,也受费用与时间的种种限制。

机会在国庆节不期而至,丁丁的朋友马蕾推荐徐哥和胡姐去转山,出发前入住蓝天的客栈,与蓝天一见如故,竟主动提出把蓝天带去转山并承担所有蓝天的费用!这实在是一个大意外,带蓝天意味着丁丁会分出很大精力去照顾她,无法更好的照顾他们俩。既然他们都有此心,在综合评估了种种情况,做了多种可能的设想之后,我们这个独一无二的转山团愉快的启程了(左一的女生和右一的大哥未同行)!

抵达转山起点塔钦之前有两个插曲:一是蓝天没有阿里边防证,凭借她的特殊情况和各种关系我们一路通关;二是丁丁在旅途中第三次偶遇李聪明,他正搭班车前往阿里,去实现大羌塘穿越之梦,由于当时正为蓝天的边防证问题所困,这最后一次相遇没与他多聊甚至未留一张合影,此事成为丁丁永远的遗憾。

10月2日,一行顺利抵达塔钦,专门为蓝天请了一个背夫,负责背轮椅,并作丁丁的替补,凡事多一手准备总是好的。

考虑到行程安排,3号早上蓝天联系武警车辆把她和轮椅送到芝热寺帐篷旅馆,一直在塔钦转山的紫涵也愿陪蓝天坐车过去。丁丁与俩背夫一起尾随徐哥和胡姐徒步大半天,观察他们身体对转山环境的适应情况。

下午顺利抵达芝热寺与蓝天汇合,卓玛拉就在前方看不见的山坳中,也是转山中最艰难的翻山路段。

晚上在芝热寺最好的旅馆吃晚饭,安排第二天的行程。转山旺季吃饭就像打仗,需要排队抢饭,预订这些都不管用,藏族老板根本无法知道打来电话的那头是阿猫还是阿狗。即使极少数像丁丁这样让人印象深刻的转山者能让老板记得,忙时也没办法做预订,一律先到先食。饭后打热水更是困难无比,煮面条的开水都不够,想拎一壶到房间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了,花钱也未必买得到。这时候,耐心的反复去刷脸才可能在老板那守候到开水,这些宝贵的开水都是天亮前行前餐的重要饮水。
若想知道转山途中的老板为啥能记住丁丁,请细看下图(图片为另一次转山所拍):

睡前,丁丁根据第一天下午的观察,为徐哥和胡姐介绍了第二天翻山口和回程的安排,扫盲了缺乏高海拔徒步经验人士的一些误区,这种量身定制的辅导对没有转山经验的人非常实用。过程中丁丁对胡姐的态度有些着急和武端,没有照顾到胡姐的感受,事后紫涵也批评丁丁太过强势,在此特向胡姐道歉。丁丁既对顺利背蓝天翻越卓玛拉缺乏底气,又紧张不能亲自陪同徐哥翻山,换作丁丁亲自跟随,可以商量的余地自然更大。蓝天跟丁丁的争执也很大,为了带上她的轮椅,甚至以放弃翻卓玛拉来威胁,最终丁丁还是妥协了。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努力尝试不论成败,过程最重要。

几乎每次丁丁陪别人转山都是头顶星月从芝热寺出发,这次也不例外。徐哥他们先走,蓝天与丁丁收拾完行李,也紧跟着出发,出发时约五点半。卓玛拉的前半段是可以通车的山路,可以推着蓝天的轮椅前行。别小看坐轮椅,丁丁在拉萨曾跟好友尝试过从仙足岛滑轮椅去逛八廓街,出发时候嘻嘻哈哈,回来累的叫苦不迭。

很难想象蓝天这样没有腰背力量的残疾人长期坐轮椅,需要多么强壮的手臂力量和耐力,何况在转山道上。即使如此,蓝天宁愿让人辅助她推轮椅,也不愿让丁丁背,对她而言被人背在身上并不舒服;相反,丁丁宁可背蓝天也不愿上坡推轮椅。于是,这一段路推轮椅和背蓝天交替前行,兼顾体力分配、速度和蓝天的舒适度。直到最后一个简易帐篷,在此大路结束,是车辆能抵达的最远处。一个短暂的休息之后,卓玛拉最后的上下坡只能靠丁丁背了。

翻过小天葬台时,徐哥他们在等待日出,丁丁很开心能遇到他们,说明没有被甩下太远。一路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为我们拍照,留了联系方式的朋友事后发了照片过来。

骑车的朋友有一句形象的比喻:上山如吃屎,下山如拉稀。在这种吃屎般痛苦的上坡中,有一种偷懒的休息方式。

更多的休息方式是找一块石头让蓝天坐下。

多少次日出前的卓玛拉,多少转山人在山体的阴影之中瑟瑟发抖,等待沐浴山口前那一缕阳光,温暖瞬间遍布全身。这种感受对于无论刮风下雪都穿短裤转山的丁丁来得尤为强烈,简直是体验冰火两重天的最佳途径。

一台翻越了卓玛拉山口的轮椅,为它献上哈达,这条哈达也是背夫用来背轮椅用的。

卓玛拉胜利会师的合影。芝热寺到卓玛拉山口历时4个半小时,并不是结束。对丁丁而言,唯一值得骄傲的是凭一己之力把体重60公斤的蓝天背上卓玛拉山口,没有让背夫替换。

丁丁很喜欢的一张合影,可惜没拍出全貌。

转过山的人都知道,下山依然是极大的考验。转过山口就能看见慈悲湖,传说这里是仙女洗澡的地方,也有藏族同胞说这个湖藏语名字叫cuijizhebu(音)。

一旦路稍微好些,蓝天的轮椅瘾不可避免的发作,强烈要求下来自己滑轮椅。这TMD太耽误时间了,蓝天玩的开心,累的像条狗的丁丁只想早点下去休息,何况前面的下坡更艰难……即使是虔诚且好奇心重的藏族,也愿意驻足片刻跟随在蓝天的轮椅后面,看看这不寻常的转山。还有藏族主动示意丁丁要替换背蓝天,都被婉言谢绝。卓玛拉的翻越是丁丁对蓝天的一个承诺,力所能及之事无需借助他人。

一小段蓝天玩轮椅视频,请移步腾讯视频观看:
http://v.qq.com/page/p/0/f/p0148um1p0f.html

继续下山,最陡滑的路需要丁丁坐下来用屁股蹭一段。从卓玛拉历时2个半小时,顺利抵达“不动地钉”,与等候多时的徐哥他们再次汇合。一行人在帐篷茶馆休息时还发生了一桩令人气愤的插曲,茶馆藏族老板不允许蓝天轮椅进入帐篷休息,还污蔑蓝天是假残疾人,口口声声说看到她起身走路。世界之大,什么样的人都有,不分国籍种族。一场冲突之后大家换了一个茶馆。

从“不动地钉”开始后面的路已经算康庄大道了,到塔钦还有约20公里。蓝天一边联系武警接她,一边继续向前滑轮椅,丁丁早已想回去休息了,好在紫涵和背夫能陪她,直至武警开车到来。回程路枯燥且没风景,大多数没经验的转山者,经历了第一天的徒步和第二天的上下山之后,最后的路才是最难熬的。徐哥和胡姐坚持全程走回去,不搭车,也不让丁丁开车来检查点接,可谓有始有终。

此行转山,了却了蓝天的心愿,兑现了丁丁的承诺,我们做到了!再次感谢徐哥、胡姐的全程赞助,感谢众多幕后援手的朋友,不一一点名。

Comments 6 Comments »

马年转山,羊年转湖。冈仁波齐,想说爱你不容易……

拉萨最新的信息:
1.目前开始到8月,拉萨无法办理前往阿里地区的边防证。目前丁丁没有给出更详细的解释,之前只听闻阿里地区以外户口的藏族无法办理赴阿里的边防证,目前的情况是所有人都办理不了。8月之后何时解禁也无法明确。
2.下面这张图,如果看不清,那你必须认真看了。不要无脑的说一个县级检查站就把国家政策给掰歪了这种不了解实际情况的话。

其他配图为09年与流虻、多啦单车转冈仁波齐

呃,也不要来跟丁丁讨论什么自行车怎么弄上海拔5650米的卓玛拉的,因为实在没啥好提的。你看,多啦都弄上来了。顺便调戏一下流虻同学,好好骑个车,还要表演脱衣服啊穿衣服啥的,你怎么不去演电影~

丁丁补充:办法目前还是有的,只要肯花钱或者花时间,但是政策也随时在更新,不宜公开讨论。

Comments 4 Comments »

D1(090927):九点一刻出来,里面有一圈绕山路骑车走不快,外面大路可走汽车。五公里多有很大的经幡,被称为经幡的广场,后面高处有一小天葬台。刚出经幡广场我在小溪见到一条高原裸鲤,真是神奇。七八公里有检票点,但没查我们票,汽车到此不可再进去。同时有半山腰的寺庙,即前天悬崖上看到的。3个多小时只走15公里多,遇到三个广东一个天津的徒步转山。之后见到芝热寺和一批帐篷旅馆。此处可见冈仁波齐背面,冰雪多,很美。约20公里过桥,开始走乱石堆爬坡。路上没有太多有趣的景色和插曲,忙着推车,休息。直至看到一个小海子,22公里多,开始急陡坡。2公里多,后面四个人的背夫和其中天津mm追了上来。背夫先我们过卓玛拉山口,我们即将到山口时,大风吹起一根长经幡和一条彩带直扬天际,背景蓝天白云和半个月亮赏心悦目。等我醒悟此景难得一见,再去掏相机已晚了:(一路垃圾多,除了生活垃圾,还有很多衣服,或者头发,临近路山口尤其多。这可能是藏族习俗,于是我也努力留了一些胡子在山上。天津mm跟我们一起到山口,海拔5640米,6点又一起下去。罗琦实在厉害,很多坡我以为她上不来,都慢慢的或推或扛上来了。我和流虻有时间就帮她推车,但主要还是她自己推。她是我目前知道的唯一一个带车转神山的女人,而她今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是被逼的…”。顺便提一下杜一带车9个半小时转山的速度也是快的惊人。
下山都是急坡与乱石,看到另一个很漂亮的海子,为今天另一亮点,海拔大约5500米,我们没有下到湖边。带车很难走,有两段陡下被流虻称为天梯。下来石头实在太多,起初我们还很在意牙盘,后来大家都顾不上了,磕碰无数,一路铛铛直响。脚踏更是从上山就开始不安分,或撞石头或磕我腿。天津mm走的快,先下去住宿,并且帮他们三个广东人占了床位。我们一路帮罗琦下来,到帐篷已晚上8点,海拔约5200米,里程28公里多。今天石头不好看,一颗都没捡。
想赶夜路回大金,沼泽地难走,很快回头。住帐篷每人40,还价的过程可谓今天最好玩的事。我们说每人30,藏族小伙不懂,非要40每人,我们反复还价,跟他说三人一百仍然无果。罗琦很郁闷,我说这个藏族主要是不会算账,不知价格的差距。后来发生的事证明了我说的。流虻拿出一张一百纸币给他,他不要,我问他要多少,他说不出。只说每人“三块”,最后无奈他拿出三十元来比划,意思是每人三十,三人一共多少他不知…于是好办了,我们分开付账,一切很完美。我忽然明白他不肯收一百是因为他知道收多了,却又不知该找多少,老实本分一览无余。
吃完方便面来了十多个日喀则市区转山的藏族,住宿顿时紧张起来…可他们得知住宿困难后,坐了一会又起身赶夜路了,准备走到下一个寺庙找车上来接他们去大金。
晚上我们在帐篷无聊聊天,都在怀念前天的断崖和冰洞…
今天其实不算累,甚至比不上我全负载重上马拉山去吉隆,主要因为今天是轻装。

D2(09092B):又是9点一刻跟他们四个徒步的一起出发,流虻东西落了又回去拿。之后过河,慢慢沿着山腰走,一会骑一会推。今日很多越野路,好耍。中途遇到老外的帐篷,帮他们过河。十公里到寺庙,有食宿。后面路在山崖上更多些,可骑但较险。超了很多徒步老外。今日主要体验越野,风景一般。到一房子有车停着等客人。再绕过来有信号,几公里到大金在冈底斯餐馆吃饭。共20.5公里。前段时间吃面条吃多了今天改善口味。

Comments 5 Comments »

20090925:
今天早上身体恢复的很好,于是和流虻、罗琦一起去转山。8点半吃完老板娘小武做的面条(做个广告,山西人,做的面条真好吃),就出发了。
打算当天回来,只带了压缩饼干、衣服和水。因为罗琦自以为一条上山的路就是转山路,我们俩啥都不知道就跟着上去了。离开派出所就是盘山路,我们跟着一位出家人抄近路,推的直喘上到大路,之后坡缓上,不久能见神山。超过出家人后到一岔路口,问那出家人,又对照昨晚的下载的转山地图才知道走错了路,左手路去色龙寺右手江札寺。
既然已错,回头再走今天肯定来不及了,于是决定先去色龙寺看看。或者找另一条路转山,或者找路插到转山路上去。路上有旱獭,不怕人于是拍了一会。神山前有两座不知名山,左前的形状类似金字塔,右前被我们称为欧洲房子。路上我们就幻想去爬一下金字塔或欧洲房子,在那不一般的角度瞻仰神山。
来到寺庙,海拔5020米,只有一个出家人,能说不少汉语但不流利且腼腆。他人很好,给我们开水带我们进去看寺庙。我一个人去寺庙后面山坡看那边情况。徒步上去,发现纳木那尼等雪山一字排开,鬼湖拉昂错全部呈现眼前,非常美丽,非相机所能展现。山下有河有道,应该就是转山路。
回来找流虻和罗琦,决定上左面的金字塔山,我带车他们空身。流虻一路帮我推车,起初路没选好,浪费时间体力走了很多陡峭的冤枉路。之后路稍好,很快找到一个背景很好适合拍照的石头,我们轮流上去拍照,纳木那尼和鬼湖在背后一览无余,只有自拍合影时被我挡住了纳木那尼…我看中了旁边另一堆石头,称之为恐龙。罗琦捡到一个羊头,我又忙着拍照。
继续上坡,能看到更多类似金字塔的山型。路更难走,为了不影响今天的行程,我决定弃车走路上去。继续上行,看到有天门洞的石头堆,和对面山腰带有人工痕迹的洞穴。不久山腰看到了一群十多头的羊(不知何名,可能是岩羊),罗琦说没见过一群这么多的羊,又加紧拍照。
半山腰有一平台,我们期待能看到冈仁波齐,但到达平台后,失望与惊喜并存。失望是神山毫无踪影,惊喜是断崖下景象壮观,甚至把我们的目光从那木那尼和圣湖鬼湖全部吸引了过来!在此尽兴拍照玩耍。
我们依然没有放弃看一眼冈仁波齐的打算,继续上行,气喘吁吁,又看到一间石屋,就地取材用的山上的石头,无人居住。罗琦有些走不动,就去另一个平台碰运气,我和流虻继续爬坡。正面有一高台,担心时间不够我们打算斜插另一个平台看能否看到神山。路越来越难走,最后我们在一个大约七十度斜坡上贴着山腰横切,颇有些危险。此处顶上的山崖被流虻称为吊角楼。直到我们拐过一个弯,无比期待神山显露真面目时,却只看到欧洲房子的右侧…无比沮丧,放弃,拍照留念准备下撤,海拔5480。我俩都拍完之后我却又发现头顶吊角楼下藏着一个冰洞。
下来找到罗琦继续下撤,速度之快超出我们预料,回去找车的路上看到一块天然石头,镶嵌这另一颗小石头,仿佛一个锅盖。今天流虻一直在找化石、陨石、恐龙蛋,啥都没有,我们只是各自捡了些小石头留念。拿回我的车,下撤更快,斜坡上偶尔能骑。回寺庙拿他们的车,回大金,一路不废话。
8点不到已到招待所,顿时觉得今天轻视了金字塔难度,却过虑了下山困难。
明日是否转山还未定。
btw:除了美景,今日最大收获就是拍摄征婚照若干:)另今日其他gps数据记不住了,日后处理轨迹数据可以获得。

Comments 12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