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南京”

虽然丁丁前后在南京也有十多年,却没好好看过鸡鸣寺的樱花,更不知母校东南大学有几棵高达4层楼的樱花树,是我目前所见樱花树之最。此行花期回归南京,正好弥补了一些遗憾。相传南林大有更美的樱花道,只能期待下次了。

几个中午旷工的同学约起印清吃饭,顺道鸡鸣寺看樱花,却发现看花不如看人

后悔没有带相机,拍不出效果

玩cosplay,你妈妈知道吗?小心被打断腿

因为谐音,南京学子考GRE喜欢来鸡鸣寺烧香

时间有限人太多,我们回东大前工院。有时候看不清是因为走得太近,这几棵樱花树有4层楼高,我只能拍个人做比例

同学们先撤了,我坐了一下午,怎么都看不够,顺带拍美女

她只是玩了一会手机,落樱朵朵

见美女不拍,是罪过

罪过罪过

全景拼图一张

化作春泥更护花

车车是别人的车车,丁丁的道具

整个下午的呆坐,让丁丁拍到了一场樱花雨

离开南京前,丁丁又一次来看鸡鸣寺的樱花,看到这棵嫁接的树,一棵树两种花

爬山虎,不疏不密,正好

鸡鸣寺素斋馆,一碗素鹅面18元

最后,借用两张微信朋友圈的图片,展示一下鸡鸣寺樱花的大美

雨天

Comments 5 Comments »

在南京白过了十多年,我记忆中地名只有玄武湖,中山陵,紫霞湖,雨花台,夫子庙,鼓楼,美食只记得章云板鸭,七家湾牛肉、馄饨,留恋的还有亲戚和老朋友若干,陪着我的是一张公交卡,一纸户口,带有南京地址的身份证、驾照、银行卡。回来再见蓝天白云,喜悦也就来的简单。

几天前利用回来办事的空隙,约上十多年的老朋友一聚,我的归来也使得大家再次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喝茶、聊天。每次回来都是跟三个女人聚,外带铁匠一枚,不合影真是太对不起我们的友谊了!自拍效果将就一下吧。左起,丁丁,悠悠,木木,陶子,铁匠

稍微清楚一点的合影,十二年过去了,一切都变了,一切又没变。能在南京见到每一位,就是我的幸福之一。

除了章云板鸭,其他饭菜均出自陶子厨艺。

只有铁叔永远正经。

一泡二十年的普洱,正合我们十多年的缘份。

花花,与偷吃花草的冬瓜,可知你们的世界羡煞多少人

附上章云板鸭地址

Comments No Comments »

我离开南京,台风就来了。希望南京的朋友们安好,其实我这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应该多待几天的……
我到了成都,太阳出来了。今年三次到成都都见到太阳,感谢这变化的天气。
成都最让我伤心的大概是没有好的小山可以一两小时内搞定一趟山地骑行,其次悲催的是跑步空气质量差。

Comments 2 Comments »

夜骑紫金山,爬天文台。进山的感觉真是超级好的。
我是太久没有在南京骑车,几乎忘记了这种感觉。
如果南京这个城市本身有什么值得留恋的,那一定是紫金山!

Comments 4 Comments »

如意理发店,徐本康,白下路评事街90号。

一两年前无意中在这个理发店剃头,知道那边即将拆迁,今年特意去找了一下,居然还在。带了相机拍照,正在理发的顾客说这位老师傅可不得了,90多岁了,经历了三个朝代。
我大惊,原来以为他只有70多岁,精神相当的好。
我在拍照的时候,老爷子非常淡定,他说屋子里随便怎么拍,理发不理发都可以。而老奶奶特意坐到屋中看着,她跟我说,什么都可以拍,除了墙上的全家福。

宝座,店中三张椅子,左手第一张已经100多岁了,徐老爷子说这个质量就是好啊,修修补补就是坏不了。

电动推子,不知什么年代的

开关,小时候家里也有类似的

电视机,不知能否工作

简朴的屋子

橱柜

Comments 14 Comments »

上图一张,芒康之前山口抓拍的鹰。@牛美雍藏 @穿裤子的云letter

走路,看到什么车牌都是苏A打头,偶尔有几个外地车牌也大多都是苏的,真不习惯已经身处南京呢。就这车牌愣是花了我几天时间才适应。
开车,自动档没有离合器,严禁N档滑行,手动档的习惯到了自动档上面都不一样了。
醉氧,不算什么,任何时候都犯困,除了晚上处理照片的几个小时特别精神。
照片,实在太多了,删吧、转存小格式吧。花了很多天整理了川藏回程一千多张照片,留了不到一千张。以后有时间继续整理西藏的照片,这次西藏整整拍了140多G照片,不删不行了。

Comments 15 Comments »

火车顺利抵达南京站,转地铁,找到了应急售票处,可爱的地铁纸质票

衣服不多,但是很脏,洗洗更健康。
先休息,如有饭局可以联系我。

Comments 14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