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国庆”

D1(090927):九点一刻出来,里面有一圈绕山路骑车走不快,外面大路可走汽车。五公里多有很大的经幡,被称为经幡的广场,后面高处有一小天葬台。刚出经幡广场我在小溪见到一条高原裸鲤,真是神奇。七八公里有检票点,但没查我们票,汽车到此不可再进去。同时有半山腰的寺庙,即前天悬崖上看到的。3个多小时只走15公里多,遇到三个广东一个天津的徒步转山。之后见到芝热寺和一批帐篷旅馆。此处可见冈仁波齐背面,冰雪多,很美。约20公里过桥,开始走乱石堆爬坡。路上没有太多有趣的景色和插曲,忙着推车,休息。直至看到一个小海子,22公里多,开始急陡坡。2公里多,后面四个人的背夫和其中天津mm追了上来。背夫先我们过卓玛拉山口,我们即将到山口时,大风吹起一根长经幡和一条彩带直扬天际,背景蓝天白云和半个月亮赏心悦目。等我醒悟此景难得一见,再去掏相机已晚了:(一路垃圾多,除了生活垃圾,还有很多衣服,或者头发,临近路山口尤其多。这可能是藏族习俗,于是我也努力留了一些胡子在山上。天津mm跟我们一起到山口,海拔5640米,6点又一起下去。罗琦实在厉害,很多坡我以为她上不来,都慢慢的或推或扛上来了。我和流虻有时间就帮她推车,但主要还是她自己推。她是我目前知道的唯一一个带车转神山的女人,而她今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是被逼的…”。顺便提一下杜一带车9个半小时转山的速度也是快的惊人。
下山都是急坡与乱石,看到另一个很漂亮的海子,为今天另一亮点,海拔大约5500米,我们没有下到湖边。带车很难走,有两段陡下被流虻称为天梯。下来石头实在太多,起初我们还很在意牙盘,后来大家都顾不上了,磕碰无数,一路铛铛直响。脚踏更是从上山就开始不安分,或撞石头或磕我腿。天津mm走的快,先下去住宿,并且帮他们三个广东人占了床位。我们一路帮罗琦下来,到帐篷已晚上8点,海拔约5200米,里程28公里多。今天石头不好看,一颗都没捡。
想赶夜路回大金,沼泽地难走,很快回头。住帐篷每人40,还价的过程可谓今天最好玩的事。我们说每人30,藏族小伙不懂,非要40每人,我们反复还价,跟他说三人一百仍然无果。罗琦很郁闷,我说这个藏族主要是不会算账,不知价格的差距。后来发生的事证明了我说的。流虻拿出一张一百纸币给他,他不要,我问他要多少,他说不出。只说每人“三块”,最后无奈他拿出三十元来比划,意思是每人三十,三人一共多少他不知…于是好办了,我们分开付账,一切很完美。我忽然明白他不肯收一百是因为他知道收多了,却又不知该找多少,老实本分一览无余。
吃完方便面来了十多个日喀则市区转山的藏族,住宿顿时紧张起来…可他们得知住宿困难后,坐了一会又起身赶夜路了,准备走到下一个寺庙找车上来接他们去大金。
晚上我们在帐篷无聊聊天,都在怀念前天的断崖和冰洞…
今天其实不算累,甚至比不上我全负载重上马拉山去吉隆,主要因为今天是轻装。

D2(09092B):又是9点一刻跟他们四个徒步的一起出发,流虻东西落了又回去拿。之后过河,慢慢沿着山腰走,一会骑一会推。今日很多越野路,好耍。中途遇到老外的帐篷,帮他们过河。十公里到寺庙,有食宿。后面路在山崖上更多些,可骑但较险。超了很多徒步老外。今日主要体验越野,风景一般。到一房子有车停着等客人。再绕过来有信号,几公里到大金在冈底斯餐馆吃饭。共20.5公里。前段时间吃面条吃多了今天改善口味。

Comments 5 Comments »

20090925:
今天早上身体恢复的很好,于是和流虻、罗琦一起去转山。8点半吃完老板娘小武做的面条(做个广告,山西人,做的面条真好吃),就出发了。
打算当天回来,只带了压缩饼干、衣服和水。因为罗琦自以为一条上山的路就是转山路,我们俩啥都不知道就跟着上去了。离开派出所就是盘山路,我们跟着一位出家人抄近路,推的直喘上到大路,之后坡缓上,不久能见神山。超过出家人后到一岔路口,问那出家人,又对照昨晚的下载的转山地图才知道走错了路,左手路去色龙寺右手江札寺。
既然已错,回头再走今天肯定来不及了,于是决定先去色龙寺看看。或者找另一条路转山,或者找路插到转山路上去。路上有旱獭,不怕人于是拍了一会。神山前有两座不知名山,左前的形状类似金字塔,右前被我们称为欧洲房子。路上我们就幻想去爬一下金字塔或欧洲房子,在那不一般的角度瞻仰神山。
来到寺庙,海拔5020米,只有一个出家人,能说不少汉语但不流利且腼腆。他人很好,给我们开水带我们进去看寺庙。我一个人去寺庙后面山坡看那边情况。徒步上去,发现纳木那尼等雪山一字排开,鬼湖拉昂错全部呈现眼前,非常美丽,非相机所能展现。山下有河有道,应该就是转山路。
回来找流虻和罗琦,决定上左面的金字塔山,我带车他们空身。流虻一路帮我推车,起初路没选好,浪费时间体力走了很多陡峭的冤枉路。之后路稍好,很快找到一个背景很好适合拍照的石头,我们轮流上去拍照,纳木那尼和鬼湖在背后一览无余,只有自拍合影时被我挡住了纳木那尼…我看中了旁边另一堆石头,称之为恐龙。罗琦捡到一个羊头,我又忙着拍照。
继续上坡,能看到更多类似金字塔的山型。路更难走,为了不影响今天的行程,我决定弃车走路上去。继续上行,看到有天门洞的石头堆,和对面山腰带有人工痕迹的洞穴。不久山腰看到了一群十多头的羊(不知何名,可能是岩羊),罗琦说没见过一群这么多的羊,又加紧拍照。
半山腰有一平台,我们期待能看到冈仁波齐,但到达平台后,失望与惊喜并存。失望是神山毫无踪影,惊喜是断崖下景象壮观,甚至把我们的目光从那木那尼和圣湖鬼湖全部吸引了过来!在此尽兴拍照玩耍。
我们依然没有放弃看一眼冈仁波齐的打算,继续上行,气喘吁吁,又看到一间石屋,就地取材用的山上的石头,无人居住。罗琦有些走不动,就去另一个平台碰运气,我和流虻继续爬坡。正面有一高台,担心时间不够我们打算斜插另一个平台看能否看到神山。路越来越难走,最后我们在一个大约七十度斜坡上贴着山腰横切,颇有些危险。此处顶上的山崖被流虻称为吊角楼。直到我们拐过一个弯,无比期待神山显露真面目时,却只看到欧洲房子的右侧…无比沮丧,放弃,拍照留念准备下撤,海拔5480。我俩都拍完之后我却又发现头顶吊角楼下藏着一个冰洞。
下来找到罗琦继续下撤,速度之快超出我们预料,回去找车的路上看到一块天然石头,镶嵌这另一颗小石头,仿佛一个锅盖。今天流虻一直在找化石、陨石、恐龙蛋,啥都没有,我们只是各自捡了些小石头留念。拿回我的车,下撤更快,斜坡上偶尔能骑。回寺庙拿他们的车,回大金,一路不废话。
8点不到已到招待所,顿时觉得今天轻视了金字塔难度,却过虑了下山困难。
明日是否转山还未定。
btw:除了美景,今日最大收获就是拍摄征婚照若干:)另今日其他gps数据记不住了,日后处理轨迹数据可以获得。

Comments 12 Comments »

昨天上坡,正抄近道上大路,坡陡,累得坐地上休息。上来一个中巴,想做我生意要带我,谢绝。等我上到坡顶下去,半路上那车还坏在那修车。不过等我停下拍照,那车又走了。
继续下坡,遇一拖拉机停在拐弯处,一群藏族在那,不知何故,可能也是出了故障。三名妇女坐路边,看我骑车下来,都嘀咕着“要下去了,要下去了…”然后一个妇女站来拉我车,我很不解,停车,那妇女也放手了。继续下坡发现那个弯大尘重,几乎拐不过来,忽然明白她们怕我冲下悬崖。
中午在县城,想着好久没吃水果和小布丁,在商店询价,四川老板和老板娘说了两次价格我都听不懂。巨晕,问他们说的什么话,才知被当作藏族…我还是第一次用普通话跟四川老乡说话被认作藏族!
刚才县里信号调试,断手机一个多小时。去办下吉隆沟的暂住证,一张纸条加一个红塑料封面,工本费3元,押金50。同时被告知国庆期间无法去口岸,只能到吉隆镇上!不过还要去了那边才知道。

Comments 3 Comments »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Comments Enter your password to view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