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孔雀”

2009年10月24日中午,与@孔雀 骑行至海拔超过5100米的帕龙错。

Comments No Comments »

目录:最高山口

孔雀的文章,转自西祠山地情怀版《(预告贴)寻找最高的拉》,图片已删除。

孔雀儿 发表于:11-06-16 17:26 [只看该作者]
藏北单车漫游三件可遇不可求的事:到牧民家蹭吃蹭住(这个相对容易得多);遭遇熊;泡野温泉。
这一趟都有了,于是圆满。
骑行海拔最高5825m,徒步海拔最高6123m

Comments No Comments »

目录:最高山口

孔雀的文章,转自西祠山地情怀版《寻找最高的拉(上)海拔6123》,图片已删除。(如sevener的话,我也觉得前面废话太多了)

孔雀儿 发表于:11-06-19 16:17 [第3版 06-20 10:07↓] [只看该作者]
引言:登陆舱

这两年来骑车的路线,遵循某种所见即所得模式。也就是说,先从万能的(Mighty)google earth上面看到某种奇观,然后随手划下一条路线,等到突然有一段假期,就可以把它骑下来。这好像是说,我平时生活在近地轨道上,看见地球上这块有意 思,就放出一只登陆舱去看看。那,这一次的 地球最高公路山口 路线,就是这样定下来的。
海拔最高的公路山口。这个问题的渊源是这样的:最广为人知的“世界最高山口”的是印控克什米尔的Khardung La(http://en.wikipedia.org/wiki/Khardung_La),通向列城的必经之路,号称海拔5602米,但是实测只有5359米,就连拉萨周边的雪格拉(5450m)都能轻易将它秒杀。
接下来的候选是小北线上面的桑木拉(5565m, http://en.wikipedia.org/wiki/Semo_La)在主要公路(省道)中海拔最高的。不少人骑上去过,坡不陡,但是最近的路况被硼砂矿车碾压得如同遭过地毯式轰炸,为了翻过这个艰苦的山口,在坡路前后分别有芝麻茶馆和扎西茶馆可供休息。
但是海拔5500米以上的山口在后藏,特别是冈底斯山区有好几个。包括G219往当惹雍错方向去路上的洛拉(5593m),由Martin Adserballe在2006年骑过。
但是,一直缠绕在我心头的是札达角落里两个更高的山口,它们翻过一道高峻的山脉通往楚鲁松杰,分别是普布拉和江让拉(都在5750m左右)。普布拉是老公路,现在可能已经接近废弃,江让拉是新公路。所有的资料几乎都来源于徐平和龙冬等人1999年的考察记录(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b12aa601000dk8.html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396045)因为去那里太不容易了。不光是物理上的不容易,而是边境管制。直到2010年google earth卫星地图更新,才有可能一窥这两个极高山口的面目。
还有一个更惊人的山口古仁拉(5910m),从羊八井往西北翻越念青唐古拉山直达纳木错,在1970年代的俄文1:50万地图上竟然有一条主要公路。但是2008年丁丁在最后时刻撤退的穿越(http://ttrek.net/gurenla)表明,那里过去、现在都没有任何公路存在的迹象。
另外,2009年的森里错之旅中,我和丁丁经过了5750米的扎弄拉。没有公路,推车上去的。至于100年前斯文赫定经过的苏拉(帕龙错西侧,6015m)当然更没有公路。在昂仁附近也发现了一个5705米的公路山口,似乎通向一个矿山。但还没有来得及去探路。
对于最高山口的探寻,车友Jonathan de Ferranti做过一个综述(http://www.viewfinderpanoramas.org/highestpass.html)。在安第斯山脉一带有几条公路直通到6000米以上的火山口矿山,但那不是山口(pass)。

拉 琼拉完全改变了这个问题的停滞局面,它的海拔有5830m,而且很容易去。它的发现应该感谢google earth 2011年初的一次更新。这一条小公路非常明显,从206省道(小北线)出发,但是另一端似乎没有结尾。知道了这个山口,藏北漫游的前辈 Corax,Martin等人纷纷表示非常有兴趣,同时表示这两年风声紧,西藏是来不了了。残念。
路线是很容易做的,翻山沿着河谷去杰萨错,冈底 斯四大湖中最后一个没去过的(分别是帕龙错、森里错、杰萨错和打加错,特点是海拔都超过5000米,都是南北走向,都是淡水或微咸水湖,应该是受同一组的 断裂带控制,除了打加错以外都不容易到达),然后去看冈底斯山的主峰冷布岗日(7095m,注意哦,冈底斯山的主峰不是6656m的冈仁波齐。)这一段在 很多地图上画了一条公路。但是常识和卫星地图告诉我们,这条路是不存在的。有趣的是,骑行时的所见部分推翻了这个想法。
时间也是很容易的,一不小心就有了。

序:
到 达路线的开头是最麻烦的一段,我连写起来都觉得麻烦。搭阿里的班车到22道班需要付全程的车钱,于是只能分两天从日喀则转萨嘎的车,而且318还在修路, 倒是顺便看了一趟羊湖。6月2日下午,我们到了206省道的岔路口,正好遇见3辆不比我们快多少的卡车。等到他们在新月抱旧月的照耀下到达桑木拉另一面的 扎西茶馆,已经是凌晨3点了。

D1:所有人都崩溃了

刚出门不久就是路线的开始。越野的缓坡,状态不错,但是发现缺少了藏北骑行的一个重要物品,望远镜。三个人全都没有带。后果是,每看到一个黑点,都要担心半天那是不是熊。
第一个小山头贡布拉之后,到了问路之后才是中午,正好向拉琼拉方向进发。这是一排雪山中间的山口。路况非常好,是整修过的平坦的砂石路,至少通车好几年了,还有水泥桥。也没有因为重车的碾压出现搓板现象。但是崩溃是不可避免的。
可 能是因为缺乏连续的锻炼,可能是因为昨天睡得太晚了,可能是因为海拔上升太快。总之,第一天就搞这次线路的主线,实在是让这三个男人都有些崩溃。丁丁体力 最好,但也不想吃饭就直接睡下了,牛虻也是一步一喘,我则是上了5600m就没法骑了,推一阵子也要喘大气歇几分钟。这样崩溃的惨状可以说是在所有山口中 前所未有的!真的是因为海拔增加了那几百米么?到了山顶,冷,直接钻睡袋什么也不管了。

D2: 6123米

按照计划,这 天是爬旁边的一座6000米以上的小山,吃过早饭,牛虻自愿不上山看家,我和丁丁轻松徒步上山。山上主要是融冻风化的各种玄武岩石块,偶尔有冰雪。 5880m的时候见到了最后的高等植物,但是令人惊奇的是在6123米的山顶,竟然还有地衣在岩石上生长。上山不难,1个多小时就到顶。看着和自己平行的 各色现代冰川,还是有一些震动的。上一次看到类似的景色竟然是在海拔1000米的挪威Narvik。
这一天下山后离开公路,沿着宽广的河谷往杰萨错方向骑行,扎营在5500多米的山口附近的一个淡水小池旁。

更多图片请看丁丁博客 http://ttrek.net/photos-of-highest-pass-cycling

Comments 2 Comments »

20091019:
晚上牧民好像在为我们煮肉,他们应该不是经常吃,看他们的条件也一般,四个小孩,刚吃了些糌粑。

牧民家的四个孩子:

一个老人,还有一个奇怪的女子一直靠或坐在门口墙边,不知何故。如果牧民家里条件好,或者牛羊肉本身就是他们的主食,能吃到肉我会很开心,如果他们特意为我们做,我就会过意不去。
问了主人,这里属于亚热乡色热普2村。晚上主人打地铺睡地上。今早七点被尿憋醒,这还是最近几次旅行中除拉肚子外唯一一次。穿短裤出去方便,只觉得寒气一秒一秒逼进双腿。

20091020:
早上9点过起来,喝了些酥油茶出发。我们试图给些钱,但主人完全没有这个意思,作罢。
早晨又给他们拍照,缺一个小孩:

21公里到一小坡顶海拔4890,之后地形像羌塘,一个洼地接一个洼地,上上下下的小坡。
下坡的孔雀:

路上看到的异彩小湖:

28公里孔雀在望远镜中看到了仁多乡,然后我们一直走到45公里多才到峡谷入口处的乡上。

进乡时发现一排白塔。

仁多乡:

我的总里程是96公里,孔雀是99,与小胡子吻合。记忆中小胡子说仁多出去依然上坡多,但从海拔来说,仁多比我们昨晚所住高(我们昨晚刚好住在最低处),跟亚热相仿,上下坡是均衡的。

回到目录:曼采尔木与森里错之间的插曲

Comments 22 Comments »

20091019:早上5点才睡着,9点40起来,去茶馆吃饭,喝甜茶。

早晨回看亚热:

12点多出来,过桥爬出洼地见岔路。左手措勤右手霍尔。前行一段见5公里路牌,实际里程7公里多。后面便道好走,又有一桥。12公里左右有一村子似乎没人,开始爬坡,不太陡。20公里见到一类似经幡的东西望远镜看是基站!开机,信号满格。神奇…更神奇的是收到不明联系人短信问是否看到它,路边一群野驴狂奔,我定睛一看里面果然夹杂着一头猪——这只是一个玩笑:)

28公里到顶,发博。风大,撤。

下来有帐篷或房子,一片广阔的草原,路好走。

傍晚风稍大,5点45骑行50.5公里,有一散落的村子,房子帐篷错落,有些有人,投宿牧民家中。信号时有时无。

回到目录:曼采尔木与森里错之间的插曲

Comments 33 Comments »

20091017:

饭后跟老板问路得知前几天雪灾,去亚热的路上都是积雪,野牦牛和熊都跑下山。这几天车子进山接牧民,还有乡里的人带枪去赶野牦牛的…下雪真是不一样。

下午2点前出发,五公里多有岔路,左边通往一小湖再往后不知何处。之后遇一卡车正载着一车牧民下来。前十公里好走,之后大风侧向吹来,路很难走。十多公里有小坡,一路房屋多,近26公里有桥,桥前是很大一个尚未建成的空屋。孔雀不想赶夜路,打算住下。我们又走了一段,看前面进山,路况不明,于是折回住宿。

第一次见这么气派干净的空房(孔雀拍摄)

院中有旗杆,房子修的很好,不知准备作何用处,天气的原因工人可能刚撤走。我的猜测是修道班,但道班不升国旗,学校与乡政府与此位置无缘。。。我们挑了个房间住下。收拾东西煮吃的。

20091018:

九点起来吃了些压缩饼干就出发,5公里缓上到山脚,开始爬坡。路越来越难走,断链一次,路面有雪,风大,近半数里程我在推车,孔雀多数能骑。

融雪的路面比较差(孔雀拍摄):

路上有牧民骑摩托下来,我差点以为是熊…
还有拖拉机载着满满的牧民下山(孔雀拍摄)

在山顶前有一段雪需推行好久,孔雀在上面徘徊等我冷的厉害。我好久才上去,然后跟他说了风雪法则(当然是我自创的):如果不骑车也不推车,就去帮别人推车,对双方都有好处。再走不远到山口(打加拉),约19公里,海拔5290。手指极冷,找手套没找到,放弃…

山口:

下山在南面雪少风大,牧民较多。几公里陡坡之后就需努力骑才能达到速度8。在一牧民处喝茶烤火,然后继续下行。不上不下、忽上忽下、上上下下的下坡路,今天的路完全印证了小胡子的话,只是要反过来说:上坡很困难,下坡很不爽!

37公里有桥,但是没看到小胡子说的另一个。47公里有另一个桥,在湖(茶里错)边不远。

之后又几公里的一个小上坡加搓板,缓下见一片漂亮的草原,牧民多。冷的没多少兴致掏相机。

又走一段找出厚手套戴上,缓了过来之后拍照几张。近60公里有信号有坡有经幡,依然看不见亚热乡。

路边漂亮的夕阳,草地,牛羊,牧民,远处的雪山:

链条再断。推下坡几百米见洼处的亚热,放坡下去找住处,共62公里。住宿20每人只有蜡烛。出来吃饭,每人一盒饭再加饭再加两藏面两苹果一饮料依然饿…

回到目录:曼采尔木与森里错之间的插曲

Comments 4 Comments »

20091016:

9点半起来,加热了昨天羊汤,喝完去吃早中饭,两人30个包子3碗稀饭。
出来稍走错路,偏北,向大路插去。
路上左侧的一个标志性石头:

中间我们停下“做蛋糕”,起来后各自手里多了块小石头,我捡了个玛瑙,孔雀捡了个“大脑”。
后面路都无趣,缓上坡,有工人维护道路,有一个村子已废弃,近40(35?)公里处有房子有车有人但不像是房中的人。基本都走便道,64公里左右到顶,有经幡,但实在算不上山口。海拔5004米。孔雀看到远处数百头野驴。
下坡正好进入山体的阴影,有风较冷,临近坡顶我们上了主道,搓板很颠。下坡几公里后拐入向南的小峡谷,大风穿峡谷逆向而过,极难骑。
出峡谷时孔雀看到远处山坡有牧民帐篷,我决定去投宿。远,孔雀很冷,连骑带推,我在后面追的气喘不止亦只能遥望。过了几道沟,推了很久远,终于看到一片帐篷就在眼前。77公里停车投宿,一个稍懂汉语的牧民把我们领回帐篷,烤火喝酥油茶吃白饭,孔雀的寒冷和我的疲劳才缓解过来。我庆幸牧民终于恢复了他们的本性。

20091017:

8点45起来,吃白饭和糌粑,给他们拍照,留地址,此处属于革吉镇公削2村。

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们也出去放羊了,远远的抓拍:

出来继续前行,路还算不错。看到一群野驴出操,在路边旷野狂奔。有一两个很小的小坡,中午12点前共28公里到雄巴乡。在大路边藏餐厅等吃咖喱饭。
参考了小胡子的攻略,里程数很准,但他说雄巴去革吉爬坡为主却错了。我们从革吉过来60多公里缓上,30多公里缓下。革吉海拔约4550,雄巴海拔约4600。
下午继续走,明天到亚热乡。

回到目录:曼采尔木与森里错之间的插曲

Comments 4 Comments »

这一段,就是孔雀所说的插曲。
20091016,20091017:雄巴乡

20091017,20091018:亚热乡

20091019,20091020:神奇的基站仁多乡

Comments No Comments »

海拔5600米处的自行车越野:


丁丁:错乱之旅
孔雀:在世界最高处寻“错”

Comments 2 Comments »

20091015:早上起来饿着肚子赶路,依然是搓板加碎石。看着孔雀左扭右拐,下沙地直接摔车,人却在一旁站着;我骑在路上不是陷车就是行车方向不受我的控制…我感觉自己就是刚学会骑车的孩童,骑着一辆大人的自行车,不知能骑多远,也不知何时就会摔倒。
一路没有食宿,偶尔有空屋。孔雀车轻消耗少,我却渴的厉害。这一路出热帮乡以来除了偶尔加水,几天没有任何补给。
11公里面多在一小土坡见经幡和村庄,更见到了远处的县城。

再走几公里过检查站,3公里后进县城共17.5公里。县城较大,有几条街。但今天基站出问题,能上网收发短信不能打电话。

回到目录:曼采尔木

Comments No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