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Cycling Tibet

亚热乡

20091017:

饭后跟老板问路得知前几天雪灾,去亚热的路上都是积雪,野牦牛和熊都跑下山。这几天车子进山接牧民,还有乡里的人带枪去赶野牦牛的…下雪真是不一样。

下午2点前出发,五公里多有岔路,左边通往一小湖再往后不知何处。之后遇一卡车正载着一车牧民下来。前十公里好走,之后大风侧向吹来,路很难走。十多公里有小坡,一路房屋多,近26公里有桥,桥前是很大一个尚未建成的空屋。孔雀不想赶夜路,打算住下。我们又走了一段,看前面进山,路况不明,于是折回住宿。

第一次见这么气派干净的空房(孔雀拍摄)

院中有旗杆,房子修的很好,不知准备作何用处,天气的原因工人可能刚撤走。我的猜测是修道班,但道班不升国旗,学校与乡政府与此位置无缘。。。我们挑了个房间住下。收拾东西煮吃的。

20091018:

九点起来吃了些压缩饼干就出发,5公里缓上到山脚,开始爬坡。路越来越难走,断链一次,路面有雪,风大,近半数里程我在推车,孔雀多数能骑。

融雪的路面比较差(孔雀拍摄):

路上有牧民骑摩托下来,我差点以为是熊…
还有拖拉机载着满满的牧民下山(孔雀拍摄)

在山顶前有一段雪需推行好久,孔雀在上面徘徊等我冷的厉害。我好久才上去,然后跟他说了风雪法则(当然是我自创的):如果不骑车也不推车,就去帮别人推车,对双方都有好处。再走不远到山口(打加拉),约19公里,海拔5290。手指极冷,找手套没找到,放弃…

山口:

下山在南面雪少风大,牧民较多。几公里陡坡之后就需努力骑才能达到速度8。在一牧民处喝茶烤火,然后继续下行。不上不下、忽上忽下、上上下下的下坡路,今天的路完全印证了小胡子的话,只是要反过来说:上坡很困难,下坡很不爽!

37公里有桥,但是没看到小胡子说的另一个。47公里有另一个桥,在湖(茶里错)边不远。

之后又几公里的一个小上坡加搓板,缓下见一片漂亮的草原,牧民多。冷的没多少兴致掏相机。

又走一段找出厚手套戴上,缓了过来之后拍照几张。近60公里有信号有坡有经幡,依然看不见亚热乡。

路边漂亮的夕阳,草地,牛羊,牧民,远处的雪山:

链条再断。推下坡几百米见洼处的亚热,放坡下去找住处,共62公里。住宿20每人只有蜡烛。出来吃饭,每人一盒饭再加饭再加两藏面两苹果一饮料依然饿…

回到目录:曼采尔木与森里错之间的插曲

分类
Cycling Tibet

雄巴乡

20091016:

9点半起来,加热了昨天羊汤,喝完去吃早中饭,两人30个包子3碗稀饭。
出来稍走错路,偏北,向大路插去。
路上左侧的一个标志性石头:

中间我们停下“做蛋糕”,起来后各自手里多了块小石头,我捡了个玛瑙,孔雀捡了个“大脑”。
后面路都无趣,缓上坡,有工人维护道路,有一个村子已废弃,近40(35?)公里处有房子有车有人但不像是房中的人。基本都走便道,64公里左右到顶,有经幡,但实在算不上山口。海拔5004米。孔雀看到远处数百头野驴。
下坡正好进入山体的阴影,有风较冷,临近坡顶我们上了主道,搓板很颠。下坡几公里后拐入向南的小峡谷,大风穿峡谷逆向而过,极难骑。
出峡谷时孔雀看到远处山坡有牧民帐篷,我决定去投宿。远,孔雀很冷,连骑带推,我在后面追的气喘不止亦只能遥望。过了几道沟,推了很久远,终于看到一片帐篷就在眼前。77公里停车投宿,一个稍懂汉语的牧民把我们领回帐篷,烤火喝酥油茶吃白饭,孔雀的寒冷和我的疲劳才缓解过来。我庆幸牧民终于恢复了他们的本性。

20091017:

8点45起来,吃白饭和糌粑,给他们拍照,留地址,此处属于革吉镇公削2村。

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们也出去放羊了,远远的抓拍:

出来继续前行,路还算不错。看到一群野驴出操,在路边旷野狂奔。有一两个很小的小坡,中午12点前共28公里到雄巴乡。在大路边藏餐厅等吃咖喱饭。
参考了小胡子的攻略,里程数很准,但他说雄巴去革吉爬坡为主却错了。我们从革吉过来60多公里缓上,30多公里缓下。革吉海拔约4550,雄巴海拔约4600。
下午继续走,明天到亚热乡。

回到目录:曼采尔木与森里错之间的插曲

分类
Cycling Tibet

曼采尔木与森里错之间的插曲

这一段,就是孔雀所说的插曲。
20091016,20091017:雄巴乡

20091017,20091018:亚热乡

20091019,20091020:神奇的基站仁多乡

分类
Cycling Tibet

错乱之旅视频两段

海拔5600米处的自行车越野:


丁丁:错乱之旅
孔雀:在世界最高处寻“错”

分类
Cycling Tibet

革吉县

20091015:早上起来饿着肚子赶路,依然是搓板加碎石。看着孔雀左扭右拐,下沙地直接摔车,人却在一旁站着;我骑在路上不是陷车就是行车方向不受我的控制…我感觉自己就是刚学会骑车的孩童,骑着一辆大人的自行车,不知能骑多远,也不知何时就会摔倒。
一路没有食宿,偶尔有空屋。孔雀车轻消耗少,我却渴的厉害。这一路出热帮乡以来除了偶尔加水,几天没有任何补给。
11公里面多在一小土坡见经幡和村庄,更见到了远处的县城。

再走几公里过检查站,3公里后进县城共17.5公里。县城较大,有几条街。但今天基站出问题,能上网收发短信不能打电话。

回到目录:曼采尔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