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皖南”

04.16,歙县•霞坑镇•石潭村•下太&杞梓里镇•坡山村,徽州篇完结。

"醒来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站,老板娘还没起床"
<傻瓜旅行>•钟立风

黎明醒来,从晨曦看到天亮,远山是表不尽的远意。一切都好的刚刚好。于是我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雰围」都市生活久了,隔断时间总想离开。惧怕的不是现实的艰阻,惧怕的是沉沦渐至怆俗的氛围。并不是想踏足远方寻找视野的新鲜,或是结交新友。只是离开人迹,过一段清空时光。








Comments No Comments »

04.15,(黄山区&泾县)•太平湖,歙县•霞坑镇•石潭村•柿木太&下太

星期二。经过李白与汪伦的桃花潭。穿越一山又一山,跨越一乡又一乡。宁谧的农人在干活,山鹰盘旋天际。毂毂轮迹,或平坦,或颠沛,或长驱,或逶迤。我在高山与水草之间游游荡荡。






艰程,终于平安行到水穷处。最好的一定不是文字能表达,也非相机能记录。最好的是暮然回首,遇见那轮正当时的红月。最好的是仰望苍穹,青天在上,星日朗朗。最好的是高山流水的路途,桃花潭水的情谊。最好的是默默无言的懂得与分享。



「天枰」山里的人要的那么少,城里的人要的那么多。科学在前行,文明在倒退。

Comments No Comments »

04.14,黟县•宏潭乡•竹溪村•红枫湾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王维)

  • 花:




  • "草":





  • 虫:






Comments No Comments »

04.14,黟县•宏潭乡•竹溪村•红枫湾

「茶」大家都在努力采茶,"虫子王"在努力拍虫子,我把帽子都贡献出来了,就为了能采出一斤茶。托着小有份量的帽子很有成就感地回去,一称,连着帽子才九两,大家笑问我的帽子是有多重呢。山里人一采茶就是一天,几十斤的采,对我来说,当个农人不容易,但内心着实爱着那样的简单,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牛羊下来。回想起来内心也满满的快乐,喝一杯真正属于自己的茶,饱含内心深情的劳动成果,那种满足是什么都无法比。友说,上辈子我们一定是住在山里的,要不这辈子能如此爱山,爱森林,爱山里的所有。但愿上辈子我们都是山里的鹿,远远的,深深的,不出来。







在潺潺溪边采了一下午的茶,而后经过一道道耐心工序加工出炉,于是可以亲手泡一杯亲自采的茶。一片简单的树叶里饱满着一段不平常的故事。好的故事无非是要不矫造,不违心,浑然天成。且慢慢。




山谷里有风,山谷里有树,山谷里的天永远那样蓝。。和山谷里的村民说谢谢&晚安。



Comments No Comments »

04.14,黟县•宏潭乡•五溪山

前山贴后背,鸟鸣催人醒,传来尺八声阵阵。


赖着不走




山里映山红开的艳。


农家讨杯茶喝。





柴门闻犬吠。

蜜蜂嗡嗡绕。


风景是像人的。一眼确定那是自己要的风景,那就是。一下子就想赖住不走的,眼巴巴盯着看也好,有点幼稚孩童的看中东西偏要买消地光架势。看中的人也一定就像看中的风景,心里花痴兮兮,心外幼稚兮兮。
会把喜欢的风景当人,也会把喜欢的人当风景。
看中的风景是树,高山,乱云飞渡秋千去。
看中的人是树,高山,乱云飞渡秋千去。

Comments 1 Comment »

清明已过,梅雨将至,丁丁、纳兰拉(拉拉)、马哥与衔芝一行四人在徽州境内、黄山风景区外围自驾兜了一圈。两日放晴一天雨,看花草虫茶,赏雨雾青山。经歙县、屯溪区、休宁县、黟县、黄山区(太平县)、旌德县、绩溪县,回歙县上高速离开。出入五溪山,采茶红枫湾,游太平湖,登石潭村下太及坡山村,重走新安江山水画廊,未进任何收费景点。
如果让丁丁只提名一位认识的江南才女,必然是拉拉,丁丁准备借用她的文字,添加些注释来记录此行。

「夜旅」假如雨天,假如夜黑,不如去旅行。

丁丁自01年底徒步铁瓦寺起,十多年来陆续在皖南骑行、徒步、自驾,去了徽杭古道、清凉峰、牯牛降、水东老街、婺源、仙寓山、黄山、新安江、太平湖、汀溪、大鄣山峡谷、西递宏村、荆州公路、九华山等地,以致对江南山水的思念,大多集中在徽州地区。

此行另一个缘起是茶,最近丁丁一直喝明前的龙井,想着去皖南的茶场自己采茶炒茶烘茶,静观茶农生活,才不辜负江南人的身份。

一场春雨一场茶,明前龙井相竞好。

第一晚宿美溪乡,是被清明前海贝同学的照片吸引而来。错过了清明的油菜花,也不奢望如此景色,想着能去山里就欢喜。

我们住的弋江源客栈,也是个茶场,原想着一举两得,旅程结束才发现此处住宿和茶叶价格是周边乡村甚至景区的两三倍。

Comments 3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