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Cycling Outdoor Tibet

两名骑友完成羌塘穿越

2015年7月7日上午,两位江苏老乡徐州新沂的张勇(@江湖故人相濡以沫,1980年出生)和苏州昆山的贵哥(1974年出生)历时35天加2晚,完成了老苟和我09年的羌塘纵穿线路,恭喜。
以下为张勇的自我简介
张勇
新浪微博@江湖故人相濡以沫,建筑工程师、单车旅行家、壹基金永久义工,2007年跨行从事电影营销工作,曾担任某电影公司宣传总监。
从小酷爱电影,尤其喜爱功夫、武侠片,并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太极拳的影响。热衷公益活动,游历甚丰,足迹遍布祖国各地。2007年至今,始终致力于壹基金 “人人公益尽我所能”的理念传播,并通过多种方式积极参与推动以传递健康快乐为宗旨的“太极禅”文化。
参与策划、宣传电影:《功夫之王》、《龙门飞甲》、《白蛇传说》等。
一次偶然的机会迷上骑行,一发不可收拾。2011年7月份开始第一次长途骑行:西安——成都——拉萨。2012年从新疆沙漠公路起点45天骑回北京。2013年8月20日从北京出发,踏上漫漫4万公里环华路,川藏滇藏以及两次新藏线,两次转山,一次大北线。331天,四万公里,2014年11月13日回到北京。2015年计划骑行欧洲丝绸之路以及单车无后援穿越羌塘无人区(2015年6月3日至7月7日用时35天纵穿成功)。为完成骑行梦想,先后放弃数家公司的优厚待遇,其骑行事迹多次被新华网等中央、省市主要媒体和网络报道,壹路骑行,壹路公益。不出去走走,你会以为你所呆的地方就是整个世界。梦想就是用来实现的,继续在路上,继续壹路向前。
队友卜春明,网名阿贵,江苏昆山人。2011年从上海骑行到拉萨。今年和张勇在网络上结识。5月20号从上海出发到拉萨与张勇汇合,一路上患难与共,克服自己体力不支的困难,凭借坚强的毅力最终坚持到最后。

分类
Cycling Tibet

一些关于Corax的资料

因为@LKLM-开朗 准备提供Corax全套单车与装备赞助,故此简单翻译了一段corax的简介。请@孔雀 帮忙看看,纠错。@开朗黄俊 @小明不死
2007年9月18日第一次与Janne Corax(右),Jeff Garnand(左)在新藏线相遇,死人沟。

corax的主页(可能被墙)
http://www.stormkorp.se
http://www3.utsidan.se/corax-e/
维基百科上关于corax的词条
简单翻译一下维基的内容:
1967年出生,瑞典人,骑行,登山,探险。骑行110个国家,超过82500公里,西藏的权威。居住在瑞典南部城市Målilla。
2003年与Nadine Saulnier(瑞典人,corax的前女友,丁丁注)第一次自行车穿越了羌塘,平均海拔5000米,此行有一段为美国国家地理拍摄30分钟的纪录片too tired(太累了),是Into the Unknown(进入未知地带)系列的一集。(纪录片链接,http://ttrek.net/corax-nadines-changtang-bike-crossing-video,丁丁注)
在西藏的首登记录
  • 2007年6月26日,在28天无人区骑行之后,与Nadine Saulnier登顶海拔6323米的藏色岗日(藏色岗日曾经被美国人评为世界上最难到达的地方,丁丁注)
  • 2007年9月2日,与Jeff Garnand首登大红柳滩附近海拔6214米的sirenshou山,9月12日,他们登顶Jiao Feng(http://www.summitpost.org/jiao-feng/365035)。(我和他俩第一次相遇就是9月18号的新藏线上,丁丁注)
  • 2007年10月6日,登顶6369米的Toze岗日(http://www.summitpost.org/toze-kangri/361424)的东北最高峰,紧随其后是Waltraud Schultze, Kjetil Kjernsmo 和 Andy Hessberg。两天前corax和Waltraud登顶了6366米的南部最高峰,10月8日他登顶6028米的Toze Pyramid(http://www.summitpost.org/toze-pyramid/381153)。四天内首登三座未登峰!(Waltraud,德国人,长期与Andy一起用拖车骑行、探险,现在中国出差,16号我计划和她在成都碰头,丁丁注)
  • 2008年3月12日,他冬季独攀6028米西藏中部的Jitanzhoma(http://www.summitpost.org/jitanzhoma/387969),很可能是首登。4月6日他冬季独攀首登同一区域6424米的Pulha Ri(http://www.summitpost.org/pulha-ri/401442)。
  • 2008年,Corax,Nadine Saulnier与Martin Adserballe骑行50多天,纵穿羌塘中部。6月28日,第37天首登6388米的Kukushili (耸峙岭),7月9日,第48天首登藏色岗日山脉6438米的普若岗日。(Martin,丹麦人,全世界第一个一个人穿越羌塘的,2005年,参见:http://ttrek.net/add-some-data-of-changtang,丁丁注)
其他攀登(略)
小明不死翻译的内容,发在微博:
http://weibo.com/1648913111/yEVraiWf0

分类
Cycling Outdoor Tibet

09年俄罗斯人的羌塘之行

从刘文(@刘文微博)看到5个俄罗斯人自行车走羌塘的视频: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54f31301010lo7.html,并要到了原始视频地址(需翻墙):http://vimeo.com/12318850,查到原文:http://www.isakov.narod.ru/otch/korolev2009.htm
视频下载:http://d.1tpan.com/tp1824708495
感谢金盔(@凤翅金盔)的翻译:

с запада на восток是从西到东的意思,他们的路线是俄罗斯乌拉尔到哈萨克再到乌鲁木齐,中国地区内的地名怎么和中文对不上。这是从俄罗斯比尔姆城来的5个户外运动爱好者,在他们的自行车户外网站上记录的一次活动2009.8.23-10.10。总里程1518公里,自行车穿越,总行程49天,其中骑行行程36天。卡拉列夫1976,队长兼医生;卡捷利尼科夫1975摄像和修理工;巴日诺夫1964副队长兼摄影;巴拿马列夫1980后勤兼记录;马霍夫1964修理工

对比翻译和地图、地名,得知这是5个俄罗斯人09年8月23日到10月10日从西向东穿越的。且末县著名的吐拉牧场附近(Munabulak,木纳布拉克,315国道老路)进入,登乌鲁木孜塔格(Ulugh Muztagh)和另一座雪山,经过阿其克库勒湖和鲸鱼湖,继续向东,可能到了布喀达坂峰附近折返,然后向东直接穿越到格尔木附近(俄文翻译成英文地名很难对上具体地名),最后坐车到敦煌,总路线1500多公里。
俄文路线图:

注意:
1)用谷歌翻译要注意,俄文"с запада на восток"句中翻译成从东向西,单独翻译时就是从西向东,这困惑了我很久。
2)微博不靠谱,还是整理到自己博客才算数。

分类
Outdoor Tibet

[ZZ]吉姆尼木里亚丁穿越

转贴,mark,@疯_车车
举起砣子,让灵魂神游在生与死的边缘,木里--亚丁,我生命中浓墨重彩的遗恨。
开车的境界啊,其实一般的汽车穿越羌塘难度也未必更大,当然,两种路线的困难是不一样的。

补一个越野车羌塘穿越,这个时间久路线长,难度远超通常的羌塘穿越,只是动用的人力物力也太奢侈了,不环保,不喜欢。
世界屋脊上的天路--北北线穿越纪实

分类
Cycling Tibet

[ZZ]现代藏北冒险家

http://icolumn.net/?p=1535,我原来以为自己已经转贴过了。
顺便把我的留言转过来,是我路上用手机留言的:
TinTin
10月 19th, 2009 at 2:55 am
小胡子新作?怎么会有好多数字上的小错误?
与其说corax和nadine是北欧人,不如说他们是来自赫定故乡的情侣。他们的穿越是03年,最早97年人力穿越羌塘的是两个德国人,手推车,此后应该是自行车的天下。
俄罗斯人的穿越大概比martin稍早几天或十几天。克里雅的首次穿越更早在羌塘之前,02年。
老苟和我花了37天,最长无人19天,累计无人不到30天(我没有统计),食物应该是刚好够,前辈经验保贵。
我和孔雀都相信你是无畏的探险家,但是安全第一!

原文:
现代藏北冒险家
People 人物, 拉萨·建龙专栏·莫问回程 10月 19th, 2009
去年,跟班《新知客》的孔雀儿去采访乔治夏勒,这位老人在国内野生学界属于泰斗式的人物,研究过熊猫,后来去了藏北研究藏羚羊,巴黎贵妇的沙图什丝巾和藏北藏羚羊减少之间的关系就是由他提出来的,此后,中国政府开始保护藏羚羊,并设立了保护区。可可西里、羌塘等保护区的设立,老人是直接推动者。至今,年已耄耋的他仍然坚持每年来中国、去藏北走走。

孔雀儿的采访属于常规采访,以介绍夏勒的生平为主。但在我们离开时,老人用手在地图上横着画了一道,这一道大概有两千公里长,在新疆和西藏之间,昆仑山的南麓,也是羌塘无人区的最深处,在这近两千公里内,你不会遇到任何的人迹,距离最近的定居点一般都有几百公里。“我们驾车这样走了一趟,发现藏羚羊、野牦牛的数量在恢复。”他高兴地说。

夏勒成为了一面旗帜。即使在野生学界之外,也深受尊敬,特别是那些深深被藏北的空旷和荒凉吸引的冒险者们。之所以称为冒险者,是因为当地球的生地被开发殆尽后,已经没有探险可言,剩下的只是冒险,是个人体验。

如果你是一个藏北的冒险者,就会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一方面,你不由自主地想征服它,除了极地之外,世界的其他部分很难有这样上千公里没有人烟的土地;但另一方面,你又要想到,当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就会破坏它的生态。于是只能自我安慰,一定要去,但是一定不会留下垃圾,不会惊扰动物。在那儿,能看到成群的藏羚羊、藏野驴、旱獭、黄羊、岩羊,甚至还有狼和熊,如果你到了那儿,就尽情地欣赏,融入进去,把自己暂时变成狼,但出来时,除了记忆和影像,不要带走任何东西。

藏北的冒险者的偶像也带着上述分裂性,一方面,他们尊敬夏勒这样的科学家,另一方面,他们也喜欢斯文赫定这样“最后的探险家”。20世纪初的西域探险家斯文赫定数次穿越沙漠和高原,当时没有青藏公路,于是只能带上骆驼,赶上牦牛,一路上边宰边走,几个月后,如果不被疾病、冷冻所击倒,就走出了无人区。行走藏北时,他并不在乎保护野生动物,他的目的就是探险。

当初赫定走的路线已经不能准确追溯,但冒险者们仍然相信,他们现在走的,也许就是当年赫定走的路线。

在这里,我想介绍几位闯入藏北羌塘的冒险者。这些人或者一人,或者两三人,依靠非机动装备——一辆自行车,深入中国最大的无人区——羌塘,并最终活着出来。当人们因为电影对可可西里耳熟能详的时候,却不知道在可可西里的旁边是另一个更高、更荒凉、更大的无人区,羌塘。或者说,在藏北,实际上是四大保护区连成一片,分别是羌塘保护区、可可西里保护区、阿尔金山保护区和中昆仑保护区,这四个保护区连成一片,组成了藏羚羊和野牦牛的家园。

最早利用自行车从阿尔金山方向进入藏北,并向南纵穿羌塘的是北欧人Corax和Nadine。90年代,他们在无人区挣扎了50多天,吃光了所有的粮食,甚至开始寻找野生动物半腐的尸体吃,由于孤独和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惧,出现了幻觉。但最后他们活着出来了。为此,美国国家地理频道专门为他们制作了一期节目,名字就叫《太累了,too tired》。

此后,穿越的是Martin,他一个人从南向北完成了穿越,耗时35天,其中完全没有碰到人的时间是19天。Martin在他的文字中总是喜欢引用斯文赫定。另外,他还干过一件了不起的傻事,把自行车搬到了新疆慕士塔格峰上,成为了世界第一个在海拔7000米以上骑自行车的傻帽。

这三个人此后还联合或者多次完成了藏北路线,有时候走克里雅山口道,也就是王震修从新疆到西藏公路失败的那条线路,有时候横向穿越一段,还不时去寻找藏北高原内没有被人攀登过的6000米以上的处女峰去征服。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群俄罗斯人进行过穿越。俄罗斯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讲究装备,也不讲究性命。总是带着很一般的装备心不在焉地完成了别人想都不敢想的线路,如果完成不了,就死在路上。最近几年,在克里雅山口道附近常常传出俄罗斯人失踪或者死亡事件,大概也反应了这个民族的优良传统。

除了这些老外,国内唯一做过穿越的是南京的丁丁和云南的老苟。实际上,在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刻,丁丁和孔雀儿仍然在西藏。过几天,丁丁将开始另一次穿越,目标仍然是藏北。

丁丁和老苟第一次穿越是从可可西里和羌塘之间穿过,向北直插阿尔金山,这条路比起Martin、Corax等人的路线来还有些稚嫩,但也耗费了四十多天,中间的近三十天没有遇到人烟,遇到了无数的熊,并耗尽了自带的食品。他的游记发布在他的博客singlesinger.net上,名字叫一跃千里走羌塘(http://ttrek.net/?page_id=1976)。

我有时候会想,一个人冒险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向世界炫耀吗?但世界上真正关心你的人以个位计,你的冒险打动不了任何人。是为了获得物质利益?更不靠谱,因为你什么也得不到。

说来说去,所谓的冒险无非是出于一种性格,有的人可以在社会中找到满足自己性格的条件,但有的人找不到,于是只好到自然中去寻找。在古代,他们称为探险家,但在现代,甚至连自然的地方都难以找到了。

孔雀儿、丁丁、杜一等人至今仍然在路上,他们前几天刚攀登一个海拔5700米的火山,今天在藏区西部的亚热翻过了一座5200米以上的山口,碰到了大雪,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世界上最高的淡水湖森里错,然后,丁丁和杜一将直插羌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