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Cycling Tibet

色雄乡

0614,色雄乡
本来半天的路走成了一天,今日里程依然混乱。
早上吃了个方便面就出去了,5公里多回到前面那个村子的路口,还特意去看了那几条小鱼,一条都没见。
村子旁边的坡上有条路,但是另一条直接上坡的路是错的。沿着牧场的围栏走,很快见到了正路,这段很漂亮,四处牛羊草地。遇到一辆摩托,打听色雄的路,他们说刚从那过来,有些山坡。当时十点,我知道色雄不会太远。然后又遇到达塘乡的干部和警察,因为昨晚已经跟村里电话联系过,所以知道我的到来,没有半点惊讶,还告诉我里程有40多公里,似乎偏远。
首先进去达塘乡十八村,na(nai)pu村,有些小上坡比较陡。一辆出了问题的四驱慢吞吞的开着,先是超过我,然后抛锚了。我过去时他们很友好。
又爬了一个村子的小坡,遇到岔路,左手下坡进草地,有些漂亮,右手上坡,似乎单调。我等人过来问路,四驱又上来了,里面的人跟我说右手路大好走,他们也去色雄,走了左手。我很犹豫,两条路都吸引我,难于取舍。又来一个骑摩托的,我就把赌注押在他身上了,结果他说向右。
右手爬坡小几公里到顶,下到一个沟底,上到另一个坡开始正式下坡,出去好几公里,路越来越大,我越来越没兴趣。看地图越来越远,这条路会先下到一条大河,可以预测右手是去达塘的大路,左手去色雄,先沿着大河走,再进另一个峡谷一直走到色雄。
我想换一条路了,正好这时看到左手一条沟和岔路,前面不远有村子,过去问路。一户人家没锁门,推开门先是惊动了一条拴着的藏獒,这条獒是我印象里见过相当凶猛的一头,好在凶猛的狗都拴着。然后小孩出来,再然后女人出来。问话,语言不通,路况不明。我打算回去探路,但是那个女人请我去喝茶吃糌粑,我考虑时间还早就进屋了。
男人不在,床上有些虫草,不过更让我乐的是有双胞胎!才几个月大,漂亮,白嫩。妈妈给他们换尿布的时候看到一个是男孩,另一个没看清,可能是女孩。男孩特别静,另一个则活泼些。她给我倒茶,装了一大碗糌粑,看我拌的很生疏,又去洗手帮我拌。等我吃完糌粑准备告辞,她又割了块很好的半风干牛肉给我,想谢绝都难。因为有些饱,又因为以前吃这种半风干的生肉曾经拉肚子,我只吃了一半。其实很眼馋,恨不得能带走剩下的,但是这种肉不容易储存。
起身告辞,她很热情的领我去另一家问路,那边三个小伙子,能说些汉语,跟我说从我来的方向向西可走,我觉得是刚才那条岔路,便打算去看看。下雨了,刚穿好衣服,发现后胎憋了,只好进屋补胎。又是老洞,补的胶水彻底没粘性,换下。这次买了鱼珠胶,从去年使用看来超强,只是今年买的已经过期,希望不影响。补完胎2点多,非走不可了。再次告别。藏獒很聪明,前三次进出都冲我叫,这次出去只是懒懒的看我一眼。
折回进岔路,两三公里之后路断了…有村子,当地人反复跟我说没路,虽然山不大,还是放弃,翻这样的山没有意义。又回大路,犹豫了一会,决定回到之前的岔路走我想走的路。
近十公里,基本都是上坡,到顶4500。回去时遇到一条追我最近的狗,居然是三条腿,有一条瘸了,却跑得非常稳健。从岔路下去,走在草地里,这里很像羌塘,一片一片草地,四周是小坡,翻出一个再进另一个。有些路本可在草地上走,却偏偏走在起伏的坡上,不爽。不知何故,最可能的原因是夏天水大谷底难行,再则就是藏族司机开车随性而为。
连续走了几个草地,到达最高处可能在4600左右,里程数不远。之后下坡,偶尔过河。进峡谷后遇到一个较大村子,问路。两人过来跟我说话,一个汉语好些抢着说这条路不去色雄。另一人示意沿路下去再拐弯即可;之前那人也跟着那样说,还说远的很,当时6点半,他说9点都到不了。我对这个人没好感,不太信他的话,但终究有些担心。
继续走,沿河下了几公里缓坡,过了个大桥,差不多到了河谷终点开始转弯。右手河谷远处有片村子,光线照射下很好看。拍照,遇到骑摩托的,问路,说很快就到。他们一走我就看到了远处的色雄乡,开机信号满格。
从看见到骑至,还是有段距离的,可没有5公里多。我在8点20左右到乡上,居然有个藏族招待所,要价30,还价未遂。但是有个藏族姑娘真是漂亮,我这么多年在西藏见过皮肤身材脸蛋都好的姑娘也就四五个。
只好去乡政府求助。他们在开会,我先出去买了方便面和饮料回来吃。唯一一个汉族饭店关门了,现在开商店。和我一路经过的乡政府一样这里也施工,蹲在工地门口泡面吃。回到乡政府,他们开完会,给我安排了一个年轻干部的房子让我一个人住,那个干部去了另一个屋子,真是幸福。有电视接了vcd机器,我也就放弃了看球的念头。
明天去洛麦乡,然后沿河翻山到305省道,进入嘉黎县林堤乡附近。
此行进藏新增里程1550公里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