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2009”

2009年10月24日中午,与@孔雀 骑行至海拔超过5100米的帕龙错。

Comments No Comments »

从刘文(@刘文微博)看到5个俄罗斯人自行车走羌塘的视频: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54f31301010lo7.html,并要到了原始视频地址(需翻墙):http://vimeo.com/12318850,查到原文:http://www.isakov.narod.ru/otch/korolev2009.htm
视频下载:http://d.1tpan.com/tp1824708495
感谢金盔(@凤翅金盔)的翻译:

с запада на восток是从西到东的意思,他们的路线是俄罗斯乌拉尔到哈萨克再到乌鲁木齐,中国地区内的地名怎么和中文对不上。这是从俄罗斯比尔姆城来的5个户外运动爱好者,在他们的自行车户外网站上记录的一次活动2009.8.23-10.10。总里程1518公里,自行车穿越,总行程49天,其中骑行行程36天。卡拉列夫1976,队长兼医生;卡捷利尼科夫1975摄像和修理工;巴日诺夫1964副队长兼摄影;巴拿马列夫1980后勤兼记录;马霍夫1964修理工

对比翻译和地图、地名,得知这是5个俄罗斯人09年8月23日到10月10日从西向东穿越的。且末县著名的吐拉牧场附近(Munabulak,木纳布拉克,315国道老路)进入,登乌鲁木孜塔格(Ulugh Muztagh)和另一座雪山,经过阿其克库勒湖和鲸鱼湖,继续向东,可能到了布喀达坂峰附近折返,然后向东直接穿越到格尔木附近(俄文翻译成英文地名很难对上具体地名),最后坐车到敦煌,总路线1500多公里。
俄文路线图:

注意:
1)用谷歌翻译要注意,俄文"с запада на восток"句中翻译成从东向西,单独翻译时就是从西向东,这困惑了我很久。
2)微博不靠谱,还是整理到自己博客才算数。

Comments 5 Comments »

最近大概没时间改了:(

Comments No Comments »

20091019:
晚上牧民好像在为我们煮肉,他们应该不是经常吃,看他们的条件也一般,四个小孩,刚吃了些糌粑。

牧民家的四个孩子:

一个老人,还有一个奇怪的女子一直靠或坐在门口墙边,不知何故。如果牧民家里条件好,或者牛羊肉本身就是他们的主食,能吃到肉我会很开心,如果他们特意为我们做,我就会过意不去。
问了主人,这里属于亚热乡色热普2村。晚上主人打地铺睡地上。今早七点被尿憋醒,这还是最近几次旅行中除拉肚子外唯一一次。穿短裤出去方便,只觉得寒气一秒一秒逼进双腿。

20091020:
早上9点过起来,喝了些酥油茶出发。我们试图给些钱,但主人完全没有这个意思,作罢。
早晨又给他们拍照,缺一个小孩:

21公里到一小坡顶海拔4890,之后地形像羌塘,一个洼地接一个洼地,上上下下的小坡。
下坡的孔雀:

路上看到的异彩小湖:

28公里孔雀在望远镜中看到了仁多乡,然后我们一直走到45公里多才到峡谷入口处的乡上。

进乡时发现一排白塔。

仁多乡:

我的总里程是96公里,孔雀是99,与小胡子吻合。记忆中小胡子说仁多出去依然上坡多,但从海拔来说,仁多比我们昨晚所住高(我们昨晚刚好住在最低处),跟亚热相仿,上下坡是均衡的。

回到目录:曼采尔木与森里错之间的插曲

Comments 22 Comments »

20091019:早上5点才睡着,9点40起来,去茶馆吃饭,喝甜茶。

早晨回看亚热:

12点多出来,过桥爬出洼地见岔路。左手措勤右手霍尔。前行一段见5公里路牌,实际里程7公里多。后面便道好走,又有一桥。12公里左右有一村子似乎没人,开始爬坡,不太陡。20公里见到一类似经幡的东西望远镜看是基站!开机,信号满格。神奇…更神奇的是收到不明联系人短信问是否看到它,路边一群野驴狂奔,我定睛一看里面果然夹杂着一头猪——这只是一个玩笑:)

28公里到顶,发博。风大,撤。

下来有帐篷或房子,一片广阔的草原,路好走。

傍晚风稍大,5点45骑行50.5公里,有一散落的村子,房子帐篷错落,有些有人,投宿牧民家中。信号时有时无。

回到目录:曼采尔木与森里错之间的插曲

Comments 33 Comments »

20091017:

饭后跟老板问路得知前几天雪灾,去亚热的路上都是积雪,野牦牛和熊都跑下山。这几天车子进山接牧民,还有乡里的人带枪去赶野牦牛的…下雪真是不一样。

下午2点前出发,五公里多有岔路,左边通往一小湖再往后不知何处。之后遇一卡车正载着一车牧民下来。前十公里好走,之后大风侧向吹来,路很难走。十多公里有小坡,一路房屋多,近26公里有桥,桥前是很大一个尚未建成的空屋。孔雀不想赶夜路,打算住下。我们又走了一段,看前面进山,路况不明,于是折回住宿。

第一次见这么气派干净的空房(孔雀拍摄)

院中有旗杆,房子修的很好,不知准备作何用处,天气的原因工人可能刚撤走。我的猜测是修道班,但道班不升国旗,学校与乡政府与此位置无缘。。。我们挑了个房间住下。收拾东西煮吃的。

20091018:

九点起来吃了些压缩饼干就出发,5公里缓上到山脚,开始爬坡。路越来越难走,断链一次,路面有雪,风大,近半数里程我在推车,孔雀多数能骑。

融雪的路面比较差(孔雀拍摄):

路上有牧民骑摩托下来,我差点以为是熊…
还有拖拉机载着满满的牧民下山(孔雀拍摄)

在山顶前有一段雪需推行好久,孔雀在上面徘徊等我冷的厉害。我好久才上去,然后跟他说了风雪法则(当然是我自创的):如果不骑车也不推车,就去帮别人推车,对双方都有好处。再走不远到山口(打加拉),约19公里,海拔5290。手指极冷,找手套没找到,放弃…

山口:

下山在南面雪少风大,牧民较多。几公里陡坡之后就需努力骑才能达到速度8。在一牧民处喝茶烤火,然后继续下行。不上不下、忽上忽下、上上下下的下坡路,今天的路完全印证了小胡子的话,只是要反过来说:上坡很困难,下坡很不爽!

37公里有桥,但是没看到小胡子说的另一个。47公里有另一个桥,在湖(茶里错)边不远。

之后又几公里的一个小上坡加搓板,缓下见一片漂亮的草原,牧民多。冷的没多少兴致掏相机。

又走一段找出厚手套戴上,缓了过来之后拍照几张。近60公里有信号有坡有经幡,依然看不见亚热乡。

路边漂亮的夕阳,草地,牛羊,牧民,远处的雪山:

链条再断。推下坡几百米见洼处的亚热,放坡下去找住处,共62公里。住宿20每人只有蜡烛。出来吃饭,每人一盒饭再加饭再加两藏面两苹果一饮料依然饿…

回到目录:曼采尔木与森里错之间的插曲

Comments 4 Comments »

20091016:

9点半起来,加热了昨天羊汤,喝完去吃早中饭,两人30个包子3碗稀饭。
出来稍走错路,偏北,向大路插去。
路上左侧的一个标志性石头:

中间我们停下“做蛋糕”,起来后各自手里多了块小石头,我捡了个玛瑙,孔雀捡了个“大脑”。
后面路都无趣,缓上坡,有工人维护道路,有一个村子已废弃,近40(35?)公里处有房子有车有人但不像是房中的人。基本都走便道,64公里左右到顶,有经幡,但实在算不上山口。海拔5004米。孔雀看到远处数百头野驴。
下坡正好进入山体的阴影,有风较冷,临近坡顶我们上了主道,搓板很颠。下坡几公里后拐入向南的小峡谷,大风穿峡谷逆向而过,极难骑。
出峡谷时孔雀看到远处山坡有牧民帐篷,我决定去投宿。远,孔雀很冷,连骑带推,我在后面追的气喘不止亦只能遥望。过了几道沟,推了很久远,终于看到一片帐篷就在眼前。77公里停车投宿,一个稍懂汉语的牧民把我们领回帐篷,烤火喝酥油茶吃白饭,孔雀的寒冷和我的疲劳才缓解过来。我庆幸牧民终于恢复了他们的本性。

20091017:

8点45起来,吃白饭和糌粑,给他们拍照,留地址,此处属于革吉镇公削2村。

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们也出去放羊了,远远的抓拍:

出来继续前行,路还算不错。看到一群野驴出操,在路边旷野狂奔。有一两个很小的小坡,中午12点前共28公里到雄巴乡。在大路边藏餐厅等吃咖喱饭。
参考了小胡子的攻略,里程数很准,但他说雄巴去革吉爬坡为主却错了。我们从革吉过来60多公里缓上,30多公里缓下。革吉海拔约4550,雄巴海拔约4600。
下午继续走,明天到亚热乡。

回到目录:曼采尔木与森里错之间的插曲

Comments 4 Comments »

这一段,就是孔雀所说的插曲。
20091016,20091017:雄巴乡

20091017,20091018:亚热乡

20091019,20091020:神奇的基站仁多乡

Comments No Comments »

海拔5600米处的自行车越野:


丁丁:错乱之旅
孔雀:在世界最高处寻“错”

Comments 2 Comments »

20091013:早上起来收拾东西,十点半出发去爬曼采尔木山。孔雀背一双肩包塞了衣服和吃的。我把相机和望远镜放车首包背上,还拎了冰镐。

一路艰苦不多言,我们走了最陡的一段,主要是中间部分,上下都还比较缓。
孔雀:

孔雀拍照多,捡了些样本回去。我们三点多到顶,费时近5小时。

登顶之前已经看到了人类的痕迹,藏族人民真是伟大!山顶风小,在上面玩耍,有藏民置放的树枝,我们充其量只是最先登顶的汉族。

山顶海拔5810,ozi显示5772,与ge的5775非常接近。这座火山可能是亚洲已知最高的火山

山顶视角很好:

孔雀:

我:

bicyc车首包留念:

bestard鞋子留念:

合影:

继续看四周:

上下坡我的腰都被车首包压的极其难受,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只能用冰镐当扁担用,挑着包。但这样依然无比难受,下山用了2个半小时。

收拾了一下,下山找住处,回头看,依然漂亮:

我们当时就在那个山顶!

问了五个帐篷都不愿收留我们。按照我的臆想,此处可能政府对牧民的管理极严格。
还有一个奇怪之处,我们问这个山在当地的名字是否曼采尔木时,所有藏民的都笑了。孔雀猜测这个名字在当地藏语里面有不太好的意思。
最后自己扎营,17公里,希望明天早点到革吉。

回到目录:曼采尔木

Comments 1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