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Photo”

拍的不多,随便看看,中间有几张用了手动对焦无穷远,忘了调回自动对焦。

夕阳

with merida

当地特色告示

湖面夜色

omg!如何断字?

清晨

午后

让我们荡起双桨

Comments 8 Comments »

目录:最高山口

从孔雀和流虻的照片里面选了一些,人物为主:)

孔雀的照片,来自canon g11:
我的上山之路

营地方便米饭

营地

海拔在5900米左右的小花

看似“闲庭信步”

我与孔雀互拍

海拔6120米的地衣

骑行者假行僧4与帅哥孔雀的征婚照

下坡

孔雀喜爱的bestard靴子,高帮确实有优势

我的bestard登山鞋与大腿,这鞋只能算中帮

营地

路遇第一条死鱼,开始流口水了

孔雀拍的麻雀

流虻在抽烟?

流虻推车下坡

我推车下坡

我走在悬空冰层之上,这个角度看过去好爽

冰河推行,排队走一列比较安全

过河

过冰桥

附近有熊踪迹的营地

只有孔雀一个人发现的大堆死鱼,如果看见,口水会流一地

那些吓到我们的小黑点是鹰,差点以为是熊

雪中推行,前方有驴

不明断头死鱼

骑行者假行僧广告

杰萨错旁

我不是要投湖

右前方天然冰雕

不知流虻在干嘛

“天外使者”

杰萨错

流虻打水,博取同情和好感:)

雪地骑行

这个也不像地球

居然拍到了我站骑

雪地湖景野餐

好热,后来我只能穿短裤了

流虻可爱的背带裤

上坡雪地推车

“外星人之石”

骑行者假行僧广告

你们不要乱想

外星人的断头路上坡骑行

山口前的推行

下山

骑行者假行僧与孔雀征婚广告

出峡谷,面朝冷布岗日下坡

我光脚过河

流虻的照片,来自sony a200,成像有些问题:
孔雀上山之路,流虻惯用的拍摄伎俩

扎营

小河


冰河

我在冰河上

杰萨错旁

我用水袋喝水

三足鼎立

我在“外星人之石”上

我和孔雀停车拍照

羊圈,仿佛地外星球

早晨羊圈外的雪车

出峡谷

流虻的车

我的屁股冒烟照,流虻的杰作之一

我在拍泉华

孔雀小便照,流虻最爱拍的动作之一

还是我

Comments 11 Comments »

目录:最高山口

Day1(2011.6.4)
打加芒错

司机拍摄的仨民工

打加错之月牙

Day2(2011.6.5)
第一个不像山口的小山口,海拔5300多,gongbu拉

上lajiong拉之土路

lajiong拉,后面应该是我们第二天去登的小山

玛尼石

Day3(2011.6.6)
山口扎营之mhw帐篷与kona车

无名顶峰之路

与孔雀对拍

孔雀难道在忏悔?

自堆玛尼石

bestard鞋与6100米以上的苔藓

无意之中拍到了孔雀的原形

我们的自拍合影总是这么衰

俯瞰群峰

下山途中

淡淡的月蓝蓝的天白白的云

小憩

可饮用的小水坑

水边扎营

Day4(2011.6.7)
此行第一个可以践踏的冰雪覆盖河面

流虻的“太”字状

孔雀拍麻雀的小河边

冰河推行

Day5(2011.6.8)
我的mhw帐篷,虽然不强悍,但是很性感

扎营在发现熊粪和熊脚印的地方

出峡谷之超大不明脚印

脚印群

孔雀背后层层的湖岸线

初遇杰萨错

无处不在之六字真言

阴云密布夜色降临之杰萨错

Day6(2011.6.9)
早晨之杰萨错

借宿之帐篷

能说点汉语的帅哥白马

兄弟姐妹四人

经过下一个牧场

孔雀在静思?

无敌湖景地垫野餐

雪地,阳光,脱衣与穿衣的反复

这不是世界的尽头

在“外星人”的大石头上休息

“外星人”修的断头路

其实是个陡坡

这tmd怎么也不像个山口

所谓windows桌面背景

下山之越野路

海拔5300多米帐篷中的宠物猫

Day7(2011.6.10)
下山之雪地越野路

出峡谷远眺冷布岗日

孔雀

流虻

摆拍

流虻的尿状

走进温泉群

热泉,旁边即泡澡处

泉华与喷泉

溪流中的水草

绽放的喷泉

流虻

孔雀

春光图

出浴

俩蒸汽眼

下山进入出山的峡谷

沿河去如角乡

过河

河流

如角乡

219(新藏)岔路口

达吉领乡月色

途中夕阳

萨嘎之前山口看到的月色与经幡

Comments 20 Comments »

巴松错快艇,晴天:

钟错与枯木,阴转小雨:

钟错瀑布,阴转晴:

结巴村沙滩,阴:

结巴村沙滩与巴松错,阴:

结巴村沙滩枯木与巴松错,晴:

沈洞(闪东)草场,傍晚,晴,炫(眩?)光:

Comments 3 Comments »

nokia e72拍摄,手机上传nextgen gallery,不知道rss里面能否看,记得之前不行。

4月14号去拉萨的车上偶然见到的,第一感觉是三张比例不对地图,从左到右依次是尼泊尔,西藏,中国

4月18号杂拉村日晕

藤条,不堪我的虐待,断了。。。

广告一则,八一最好的酒店,别墅价600商务间198(好像涨价了……),适合自驾腐败。

Comments 10 Comments »

曾经见过无数照片上不真实的蓝色,但这个季节在巴松错看到的所有的湖水颜色却是真实的梦幻色彩。

到目前为止我只处理了一张照片,是photoshop cs4 portable版本自动拼接的照片(除了拼接和添加gps信息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处理),拉巴棍巴前面雪山下的不知名小湖。

其他照片待续...

Comments 25 Comments »

似乎用buzz看不了,暂时没空研究…








































Comments No Comments »
















Comments 2 Comments »

在网吧,不方便贴所有照片,选一点有针对性的发在这里

塌方与翻山小路:

近似攀岩的小路,折返

前一周遭遇塌方被砸烂的车子:

泥腿与鞋子:

茨中教堂与客栈:

梅里:

合影:

从这里开始离开318国道,左边小房子就是岔路起点

进入“梦幻之地”:

S501第一个路牌:

317上的牛逼小店,看看门口那些路牌:

妥坝乡之前:

317老路,“剑龙”,达玛拉:

昌都之前:

昌都夜景:

一个废弃的路牌:

mountain hare wear冲锋衣:

睡牛棚中ontrip睡袋:

Comments 13 Comments »

玉树,2008。
我对玉树地震的反应是迟钝的,直到现在也没搞清地震的中心究竟在哪里,只有刚才佐伯告诉我地震之处都不是我们08年所至。

08年汶川,我们——至少大部分人都会说捐款捐物,事后很多事实揭发了其中的内幕与效果低下。
10年玉树,我们——至少包括我在内已经觉得没有必要再去捐款了。
心安理得的袖手旁观,让我们伟大的党和政府去演戏和庆功,我们只要看喜剧就可以了?

想回去看看,如果帮不上忙,也想看看这一切是否还在——前提是不给当地的灾民添乱也不占用过多的资源。

//没有太多人物和建筑的照片,我一向不喜欢拍那些

Comments 2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