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最高山口

最高山口骑行之五
鹰熊峡谷
早晨雪又开始了,我们八点过起来慢吞吞的做饭,今天胃口非常不好,连吃几天速热米饭之后已经不想再吃了。但勉强填饱肚子的需求还是超出了对食物的厌恶。仍然让我们开心的事每天早上做一次蛋糕,在野外这种身体的指标很重要。
十点半出发,覆雪的河面可走,但不久流虻发现了右边很远山坡的一头巨熊,可谓心想事成。我们继续前行,留孔雀留意那熊,不久它自行离去。又走一段,我们发现几个体积较小身形难辨的动物在河对岸上山,观察好久以为是小熊,而且它们也在关注我们。走前几部,用相机抓拍觉得可能是鹰,下面是个鹰巢。遂放心前行,走到较近处一头鹰展翅空中,双翼伸直约有3米长,而差不多大小的鹰还不止一头,难怪敢于在熊的地盘生存。于是这个峡谷被我们命名为鹰熊谷。
我们今天沿路看到不少鱼,有河道中的大鱼,还有路边的死鱼,孔雀看到最多的一群死于干涸泥潭已经发臭的鱼竟然有20多条且都有二三十厘米长。最离奇的死鱼是即将到达峡谷终点的路边一条无头鱼。之后又陆陆续续看到很多鱼死在湖边,我们一条都没吃到,只能说它们白死了!但是今天最神奇的是一些不明的巨型脚印,每个脚趾都接近我们的脚宽。有一两排,不知如何产生。
5.5公里到峡谷底部,也就是湖边,海拔5170米。雪还在下,整个天空雾蒙蒙的,流虻说是蓬莱仙境。流虻右脚的鞋底前部完全脱胶了,找了个捆扎带继续坚持。
出湖的路非常难走,湖边沙重,且湖岸高低不平,想抄近路则需要上下沙坡。天变好了,还热的难受。走出几公里见到牧民帐篷,孔雀和流虻嫌远不去。我们坐在牛羊旁休息,一个牧民来跟我们说话,他还能说些汉语,告诉我们他们来自美朵二村,这实在让我们惊讶,意味着他们跟我们同路来到这,或者另外有捷径。另一点让我们沮丧的是这意味着他们可能是我们这个方向最后一个帐篷,而不是第一个,至于什么时候能遇到下一个帐篷可难说了。牧民告诉我们另一件意外的事是杰萨错是淡水湖,后面取水无忧。路上孔雀尝了一口果然是淡水。
牧民请我们去喝茶吃糌粑,但我们婉拒了,继续赶路。在湖边玩了会,两点多又开始下雪,且越来越大。他们俩都带了厚手套,我依然是mhw那个长跑手套,雪中冻得好冷。我们靠在湖岸的土堤旁休息躲雪,不久继续前行。这段路有被浪冲到湖边的水草,铺在小石子路面稍微好走些,偶尔能骑但很累。
雪在四点左右停了半个多小时,让我们舒服了会,但之后继续风雪肆虐。我们今天下午边走边观察有没有山坡下来的熊,但看到的多数是野驴。我对流虻说你放心,今天看到的那头熊不会越过中午的帐篷来追我们,它们不会跨省。
在走过另一片峡谷冲击的河道之后,湖岸恢复之前淡淡的草地,我们开始期待牧民,首先看到的是一群野驴和几个黑点,在确定了是一群牦牛之后,孔雀和流虻发现了旁边山坡的帐篷,有点高且远,已六点过,我们还在寒风细雪中挣扎,一致决定去蹭吃住。
推行不久到达帐篷,只有一个年轻人在,出来跟我们说话,但他基本不会汉语。起初不想让我们进去喝茶,可能觉得我们面相凶恶,但我的迂回战术和厚脸皮总能成功。之后来了另一个藏族能说些汉语,他们也是从措勤江让乡luozang三村来的。兄弟姐妹四人在此放牧。
今日里程20.5公里,住宿海拔5215米。

3 Responses to “最高山口骑行之五”
  1. hexi says:

    我对流虻说你放心,今天看到的那头熊不会越过中午的帐篷来追我们,它们不会跨省。
    欢乐了 哈哈
    流虻故意的么

  2. 中岂 says:

    但是今天最神奇的是一些不明的巨型脚印,每个脚趾都接近我们的脚宽。有一两排,不知如何产生。
    ---------------------------有拍照片吗????传说中的雪人???

  3.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