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最高山口

最高山口骑行之六
一日四年
早晨六点多牧民就开始生火,我睡帐篷口,很快醒了,发觉头部冷风直吹。钻在睡袋里继续睡,再次醒来七点多,孔雀和流虻都已起来。喝茶,吃糌粑,给他们兄弟姐妹四人拍合影,留了地址和名字,九点出发。
外面下着小雪,但是湖边路还不错,一直可骑,湖边有牧民和一大群牛羊,我们从牛群旁骑过,牦牛都很害怕,但我也担心某些不安分的牛窜出来攻击我们。那些只见过温顺的牦牛的人是不能明白家牦牛的领地意识和攻击性的。
临近湖尾刚好四公里,有牧民帐篷,很多人。这里是出湖的出口,道路通往萨嘎县的如角乡。
我们三人从这里离开杰萨错,雪地上坡难行,流虻饿的开始吃干粮,我们铺开地垫面朝大湖开始吃喝。
饭后继续上坡,短短几公里走了好久,很快转晴,我们热的不行,我很快脱的只剩短裤和短袖。走一段上坡,还没走出古湖岸线,忽然开始大雪,几分钟内我们三人全副着装开始躲雪。今天的风都是顶风,且是上坡,雪大无法推行。等了十多分钟风变小,我们开始上行。
孔雀在这带错了一段路,我们上了一个坡之后发现这是个无路的山坡,需要绕行一段。此时雪停了,但积雪已经很厚,满地白色,他俩带着墨镜推车,我用自己的办法在雪地推车。还没回到正路已经热的不行,大家纷纷开始脱衣…
按照一场烈日一场雪算两季的话,也就是俗话说的一日四季,我说那我们就可以算过了一年了,于是今天我们就在计算今天一天经历了几年,还解说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继续往南走在古湖盆中,海拔约5300米时走到古湖岸线的最高处。岀离湖岸线后有一段山体,有废弃的羊圈,疑似有人,过几条小山谷之后,孔雀看到了远处山上的一段公路,然后又发现远处草地的上有一个大帐篷,还有很大的羊圈,于是一起兴奋的过去蹭吃喝。
几公里后我们临近那个“帐篷”50米时才看清那个是块大石头!孔雀沮丧的语调都变味了。我们在大石头休息,拍照,摆pose,流虻给我拍了几张很不错的构图,但是忘了对焦设置在m档的无穷远,不知效果如何。我们纷纷痛骂这个石头一定是外星人的基地,通过一定按钮开关就能打开大门。
再走,我们直奔山腰的公路,没骑多远又开始大雪,第二年的冬天来了。依然顶风,我们继续在土坡边躲雪,一边大骂狗日的天气,用了无数猥琐的词汇。
十多分钟后雪停,第三年的春天来了。我们推车上公路,坡陡,几乎不能骑,他们只能期待过了山口快乐的下坡,而我一语道破天机,这路后面是断的,外星人干的缺德事,前后都是断头路。他俩纷纷表示不信。
好景不长,在海拔5500米以上的时候,坡度极缓,但路全废了,我们在草垛和乱石堆之间艰难推行,还辨不清山口在何处,这是我很讨厌的一种山体,宽阔,一道又一道看不见后面的山体,找不到真正的山口。这段路是我们最郁闷的,推了很久开始下雪,他俩走到我身边都跟我说第三年啦。山口迟迟不见,从我地图看还有近一公里到山口,但推行实在痛苦,临近山口还打了几个雷。
六点半,到达山口,当地人称为dangding拉,极其不显眼的一个山口,有玛尼堆没有经幡。这个山口似乎是措勤牧民和萨嘎牧民的分界,也是阿里(措勤)和日喀则(萨嘎)的分界。休息之后下山,依然没有路,但是推行方便,勉强能骑。大概七点,天空放晴,蓝天草地非常漂亮,我简直不想走了,休息拍照。第四年的春天到了,也是我们真正的春天到了。下去不久就有能骑的越野路,然后孔雀发现路很多牛羊和帐篷!
一路下来,走不远见到两个帐篷,我们在路边帐篷投宿,23公里。他们都属于如角乡,汽车能开到此处但路不好。海拔5350米,他们帐篷养了一只猫咪,也是我所见最高海拔的宠物。
我们坐下喝茶不久,第四年的冬天到了,并且雪一直下个不停。
目前为止还没看到冷布岗日,其他都很完美。这次的路线难度已经超过森里错了,主要归功于天气和第一天的崩溃骑行。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